The Shape of Stories

古老、低科技,卻蘊含了大量細節的工藝產物:筆

古老、低科技,卻蘊含了大量細節的工藝產物:筆 Photo Credit: 物外設計

「一件事情的功能逐漸弱化的時候,就是它的浪漫價值被顯現的時候。」儘管筆作為工具已經式微,但作為傳遞深厚情感最好的方式,書寫仍有著無限可能。

文字:廖宜賢、楊格

曾經在計程車上,聽到司機抱怨著他的孩子剛大學畢業,就去當朋友的保人,現在朋友消失了,無故背負了一百多萬元的債務,讓他頭痛不已。我們思考著,是否因為我們過於頻繁的使用打字,刪除、複製、修改都是如此的輕易,因此文字顯得絲毫沒有重量,輕易的簽上我的名字,卻忘了這個簽名代表著一種責任,代表著我需要對這個簽名負責。

2_rollerball_pen-2
Photo Credit: 物外設計

在現代講究快速與效率的世道,提筆寫字顯得格外突兀且不切實際,但對於書寫,我們一直有著非常深的感觸。如果你曾被一封書信所感動激勵,甚至影響自己的人生價值觀,或是曾企圖透過紙筆去傳遞深邃的情感溫度,就會發現書寫的觸感是點腦輸入所無法取代的。

我們常說:「一件事情的功能逐漸弱化的時候,就是它的浪漫價值被顯現的時候。」儘管作為工具已經式微,但作為傳遞深厚情感最好的方式,書寫仍有著無限可能。

若說書寫是傳遞情感的媒介,那筆就是賦予書寫這件事情靈魂的工具,我們都有收集古董筆的習慣與興趣,這件事對我們來說沒有特別目的,更多時候只是偶然在古董市集看到,被稱為緣分的東西驅使著。我們迷戀著觀察古董筆上的所有細節,那些被使用過的痕跡似乎訴說著數十年或百年來的故事,讓我們心神嚮往。

6_mechanical_pencil-2
Photo Credit: 物外設計

我曾經在倫敦古董市集Portobello Market裡,購買了一支SAMPSON MORDAN的滑軌筆套。除保存良好且是較為少見的S.MORDAN K金筆套外,吸引我的是以華麗且優雅的銅板雕刻草書體刻出的「Frederick Finn 6th Dec. 1893」,我當然不知道是誰,但可想見的應該是某人送給對他很重要的人的禮物,然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歷經數個主人,輾轉流落到了這個在倫敦古董市集擺攤的大鬍子老闆,最終在數年前被一個從台灣來的傢伙買走,目前正被快樂的使用中。

我們如此迷戀著「筆」,是因為他與人們一生的連結如此的強烈——從出生證明、情書、結婚證書、家書甚至到遺書,每一支筆都乘載著人生最真實不矯作的故事。所以在物外設計成立之初,我們花了近一年的時間討論品牌的中心核心概念,希望作為未來發展的準則,「文字的重量」是最終的結果,而「筆」,也順理成章的成為敝品牌的核心產品。

開始製作筆後,我們選擇以銅為素材,有著堅固恆定的特質,同時又能夠累積出獨特的手澤與紋理。對應這個時代的氛圍,似乎只有踏實的手感才能彰顯書寫與打字的不同。我們設計了許多獨特的機構,像是原子筆尾端的鎖定裝置,或是隨身鋼筆結合外部木殼的結構、隨行筆的自動回彈轉動,再與台灣本地的專業工廠合作製造。

wood-1
Photo Credit: 物外設計
正在製作筆的工廠職人
metal-5
Photo Credit: 物外設計

筆,是種古老、低科技,但蘊含了大量的細節跟製作工藝的品項。因此在製作鋼筆尖、筆芯時,我們選擇與製作書寫工具近百年的德國老工廠配合。而在筆身的配重與平衡上,我們也下了許多工夫。為了微調筆的書寫手感,有些時候必須改變重量,甚至在後方加上緩衝的彈簧機構,彈簧的線徑跟長度都會影響到書寫時的感受。寫字用的筆與繪圖用的筆,平衡的重心有微妙的差異,這都需要長時間多次的打樣、測試、秤重與實際使用才能做出合理的判斷。

然而一支不被使用的筆,就只是一個擁有「筆的外型」的器物,無法被定義,唯有透過書寫,透過被使用,這支筆才會產生被製作出來的意義。所以在製筆之餘,我們也舉辦過許多如「寫一封寄不出的信」、「夢想的距離」、「寫封信給自己」等活動,甚至曾印製數千張明信片貼好郵票後讓民眾免費索取,鼓勵人們將心底話寫下來傳遞給重要的人,希望透過這些活動,讓人們重拾執筆的時光,書寫自己獨一無二的人生故事。

開始製作筆,就是希望能創造人與器物的鏈結。我們衷心希望可以用一支筆陪伴人們生活,提醒人們書寫愛戀、書寫溫暖,以文字的重量經歷生命中的快樂和悲傷,透過書寫留下恆久不滅的感受。

或許在很多年以後,我們製作的筆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被另一位年輕朋友拾起,開啟一段新的故事。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eld editor

每個物件都因為各種細節的差異而有著截然不同的樣貌呈現,我們是一個在意細節的編輯團隊,想好好地說出屬於生活風格的醇厚故事。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