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X或滑動關閉
Yoon Ahn

未受過時裝設計訓練,卻一舉成為Dior Homme珠寶設計師:專訪AMBUSH主理人

11 Oct, 2018
未受過時裝設計訓練,卻一舉成為Dior Homme珠寶設計師:專訪AMBUSH主理人 Photo Credit: HYPEBEAST

今年四月,Dior Homme宣佈Yoon將成為品牌新任珠寶設計師,就如同另一邊廂Virgil Abloh就任Louis Vuitton新任藝術總監般,這兩項人事調動代表著以往有著許多包袱的時裝界,逐漸跨越種族與性別差異,邁入益發多元的全新時代。

文字:Shireen

而在今回的Business of HYPE,主持人Jeff Staple邀請到AMBUSH主理人Yoon Ahn來談談她的「潮流生意經」。

Q:首先,談談韓國及美國是如何影響你的人生?

雖然我父親曾在美國軍隊裡服役,但我卻是在韓國出生的。在我成長期間只要父親被軍隊委派而調換區域,我們就必須跟著搬家。因此雖然我生於韓國,但後來父親被調派往夏威夷,所以我們一家便在夏威夷居住了一小段時間,搬回韓國後又搬去了加州,再次回到韓國之後,父親決定要離開軍隊,於是我們就在西雅圖定居下來。過了一段時間,我跑去波士頓念大學,也在那邊認識了Verbal。我最初的夢想是以平面設計師的身份在紐約發展,因為那邊有著最多最大的機會與出版商。但那時Verbal反倒認為何不到東京試試看,也許那邊會有我想要的東西。移居到另一個陌生的國度在當時並不在我的計畫中,畢竟移居到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城市對我來說是件大事,但後來想想,Why not?反正萬一不順利我也可以隨時搬回美國。最終我就被困在那了(笑)。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YOON(@yoon_ambush)分享的貼文 張貼

Q:你認為自己是美國人嗎?

我仍然覺得自己是韓國人,我和許多相同生長背景的人談過這些。其實我覺得自己更像是個外星人,沒有一個真正的『家』。我沒有真的在同一個地方出生和長大,也沒有一個是只要我回去,家人親友就都在那兒等著我的地方,甚至我所有的家人也是四散世界各地。這也讓我認為自己是個無家可歸的人,小時候也因為總是居無定所而痛恨這一切,因為一直換學校讓我沒辦法交朋友,這種無止盡的搬遷在當時真的讓我感到很寂寞,我甚至想過不再花自己的時間去交朋友。

Q:所以高中是在西雅圖就讀嗎?當時就知道自己想從事平面設計工作了嗎?

是的,高中畢業後我就離開西雅圖去了波士頓念大學,主修平面設計輔修藝術史。我早在中學時期就知道自己想當平面設計師,因為當時有些作業需要做報告,必須製作道具和畫圖表上台報告,而我超喜歡這些事,也一直在想我可以如何創作這些內容。另外,當時我也會在圖書館看像《Vogue》等流行雜誌。當時的西雅圖與現在截然不同,是一個很單調的城市,天空總是灰濛濛和下著雨,所以當我看著這些流行雜誌時我常想:「這到底是個怎樣的世界?我一定得去紐約。」

Q:時尚和平面設計你比較熱衷於哪一個?

兩個我都非常喜歡!每當我看著雜誌的圖片時,我都在想這些美麗的人們是誰?她們看起來好快樂,而我也想要成為其中一員。年輕時我並沒有想要設計服裝或珠寶之類的念頭,只是當我閲讀這些雜誌時,我就告訴自己我想要做些和時尚有關的東西。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YOON(@yoon_ambush)分享的貼文 張貼

Q:你的父母親有支持你去實現平面設計師的夢想嗎?

我母親的價值觀總覺得遵循「一般亞洲家庭的道路」才是正確的決定,她的價值觀我從小便深植腦海中。我認為身為一個女人這是很棒的,但你得確保你真的在做自己喜愛的事。我父親曾是個軍人,所以他非常的嚴格。但他們其實對我非常開放,不像其他亞洲父母般希望自己的子女當醫生或律師之類的。他們只告訴我,只要能靠這個賺錢不會讓自己餓肚子,那就去做吧。

Q:接著你在波士頓遇見Verbal,當時他在做什麼?

他從高中時期就開始在做音樂,也曾經有唱片公司主動聯絡他,但他的父母親並不希望他從事音樂方面的工作,因為典型的亞洲父母會認為那不是真正的職業,於是他拒絶了邀約然後上了大學。但暑假期間他還是會幫忙朋友製作Demo。

Q:所以Verbal當時在日本已經成了名?

應該是開始小有名氣,但那時候我並沒有太注意日本動態。畢竟當時不像現在可以即時獲得資訊,你只能從別人那邊聽到或是真的去到日本才知道那邊有什麼。我當然知道那個時期的日本正在蓬勃發展,但我並不清楚發展程度和規模有多大,更何況當初我並沒有很關注亞洲流行文化。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HYPEBEAST

Q:哪些事物影響了你的創作?你都聽什麼音樂或看什麼電視節目?

我在波士頓讀大學時很喜歡嘻哈,因為我有很多來自紐約的朋友,他們只聽嘻哈,那是我開始接觸這類型音樂的契機,當然不是說我以前完全不聽嘻哈,但西雅圖並沒有這樣的音樂氛圍,我那時候比較喜歡像是Nirvana和Pearl Jam這類樂隊的音樂。

Q:所以你只看美國的電視與電影嗎?

最早是,但應該說是當地的校園節目,就是那種更貼地的東西。那時候當地電視台到了半夜都會播放一些很奇怪的節目,例如談論獨立電影的訪談秀之類。我當時蠻喜歡這類非主流的東西,所以對我來說,透過校內、市區或許多不同的媒體去觀察音樂動向,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也因為當時我還未成年,有些地方我都被禁止進入,所以透過閲讀來瞭解這些文化也是另一種享受。

Q:當年畢業後最初的計劃是到紐約發展?

那是我最初的計劃,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所以我留在波士頓一間平面設計公司從事商業設計。那是一間小型設計公司,所以並沒有什麼發揮的空間。不過即使是這樣,我還是從中學到了很多,例如如何幫公司製作創意視覺的東西。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AMBUSH,HYPEBEAST提供

Q:所以Verbal是在你從事那份設計工作時說服你轉換環境的嗎?

對,因為我當時常覺得工作很無趣,年輕的時候總是會想做些有創造力的東西。Verbal認為紐約的確不賴,但為何不先來東京看看?他告訴我那邊充滿了許多新鮮的事物,但我當時完全不懂日文,所以我花了幾年時間學習日文跟適應環境。

Q:在那之後應該還是從事平面設計的工作吧?

是,但即便如此,因為我不會說日文所以這一切並沒有這麼容易。我當時能做的只是隨便找個工作。我最早的工作是幫忙服裝造型,因為當時嘻哈這類型的音樂對日本市場來說,還是相當陌生的。當時的日本只要有嘻哈音樂表演,就只會提供Fubu(創立於1992年,象徵美國東岸黑人幫派的服飾品牌)。當時的我也許不懂造型,但我知道Verbal喜歡什麼,所以我們會要求對方提供預算,自己去找適合的衣服。或許是因為我受過搖滾樂的薰陶,我覺得藝術家的造型無論在台上台下都必須是一致的。

我清楚自己了解Verbal的不同面向,我知道他喜歡Dior Homme跟Raf Simons等時裝品牌,總而言之絕不會是Fubu之類的嘻哈服裝。但因為那是2000年初期,大家沒有那樣的概念,他們只認為繞舌歌手看起來就是要那模樣。但我們說不,Verbal只會穿他自己喜歡的衣服。眼看現在高端時裝和嘻哈文化的結合概念變得越來越普及,但其實我們早就在做那種事。

interview-ambush-yoon-ahn-streetsnap-03
Photo Credit: HYPEBEAST

Q:所以實際上你扮演著造型師的角色?

說是造型師我不敢當,我只是在幫助他而已。他其實不需要去準備衣服,但我清楚他喜歡什麼,所以由我來做比他自己去買或跟別人解釋來得容易。

Q:在AMBUSH之前,還有過Antonio Murphy Astro這個品牌對吧?

那只是Verbal開始對製作珠寶感興趣時所實行的小計劃,起初他只是想為自己製作適合登台的珠寶配件。Verbal當時已經有想法並開始繪畫草圖,他最終更自行找工匠製作,後來沒料到成品竟意外紅了起來。

Q:記得AMBUSH第一次被注意到的契機嗎?

我想是從POW的手指虎戒指開始,本來Verbal設計它只是為了好玩,但由於當時沒有人做流行圖像之類的精品珠寶,因此設計得到了非常大的關注。但很多人其實買不起這麼大的戒指,於是我們後來就想不如將設計縮小一點?同時因為我們倆都很喜歡螢光色,所以才決定再鍍上螢光色點綴,那之後便被Kanye West相中。在他開始配戴後我們迅速紅到海外,像是Colette、RSVP以及很多不同單位都與我們聯繫,我還在想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BLING ?

YOON(@yoon_ambush)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Q:商品主要是在哪裡製作?然後是誰負責接單、物流這些雜務工作的?

所有的飾品都在日本製作,因為我們本來就認識一些品質嚴格的工匠可以委託製作。其他事情我們都是自己動手,所有商品都經由我們包裝和負責郵寄。Verbal親自和買家面對面處理訂單等業務,而我主要負責與工廠對接,確保商品準時交貨。2009年到2010年左右,電音在日本爆紅,我們在東京辦了很多派對,所以我們得在外頭待到清晨六點,然後回家後直接開始打包商品,再接著拿出去郵寄或送至店家。

Q:AMBUSH這名字又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Verbal應該是在2003年左右想到這名字,原因是因為我們想在大家出其不意時,『偷襲』發表新商品。在2012年我們決定把AMBUSH當作一個真正的品牌經營,於是我們開始有一年兩季的Collection,也會在展示會上發表,努力把品牌建立得更加完整。

Q:所以AMBUSH始終只有你們兩人?有沒有想過要找更多的合作夥伴?

當然,因為我們兩個人絶對不是所有事情都懂。所以需要很多在不同領域裡的專業人士幫忙,但我們都儘量嘗試自己去做所有的事情,因為我們想要學習更多;比如如何經營我們的店舖,如何去和工廠取得聯繫等等。在事業的初期,我認為你首先要把自己的姿態放低,成為一個學生並向大家學習你不懂的事情。如果你不嘗試做這些事情,你不會知道什麼是適合你的。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HYPEBEAST

Q:目前AMBUSH共有多少名員工?

大概有12人,但AMBUSH不是Verbal唯一的工作,他仍然要兼顧自己在娛樂圈裡的事務。所以工作室裡面主要就是我、Verbal、一位會計、四個負責生產線的人、兩個負責廣告、一個實習生與四個店員。

Q:會親自過目所有賬目嗎?還是都留給會計去做這些事情?

會的,我的會計每天都會和我彙報一次。時尚產業很多人認為就是設計產品,然後把他們製作出來,但如果缺少了銷售這一環,那就根本不能稱之為產品。但對我來說,我關心的不是錢,而是我們的產品在消費者身上的體現。有些時候,我想到一個點子,我認為那肯定會在這次系列上大放異彩,但現實中消費者可能對這個設計的反應平平。我認為顧客只是想要一些更加簡單的東西,但我不認為這是一件壞事,這讓我瞭解我的顧客想要什麼,而不是我自己想要什麼。

Q:有時候自己最喜歡的單品,可能並不會大賣,反之亦然,這樣的狀況常常發生嗎?

是的,但你也需要去平衡這兩件事。因為你得有一些很具創造力的秀場款,用他們來講述這個系列的故事,但並不會有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穿戴這些設計。所以我們會根據他們的需求來推出一些簡單化的商業款式。這讓我學會了如何把秀場款中的某一元素提取出來,讓它變成適合所有人穿的單品。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YOON(@yoon_ambush)分享的貼文 張貼

Q:作為一個起步較晚的品牌,從你們開始創業到走上伸展台期間遇上過什麼困難?

管理員工吧,因為真的很難找到一個合適的人,然後把他們訓練成站在你這邊思考的人,這是一個很費時間的過程。很多時候你投資了很多時間在他們身上,但他們始終無法了解你到底想要什麼。我相信遇見一個人是緣分。每當我進入辦公室,我立刻就知道每個人在做什麼,誰在偷懶。把一個公司想像成人,那麼上司就應該是頭,其他的員工就是心臟,四肢,做為上司的首要任務就是照顧好你的心肝肺。

Q:你們算是一個剛起步的公司,所以你們現在面臨的首要挑戰是什麼?

可能是人力資源。因為我是一個非常有野心的人,雖然我一直也在告誡自己放慢腳步,但我並不非要求大家都停下手中的事情。我需要到處旅行去感受一些很棒的事情,我的員工有時候必須留在工作室裡完成他們手頭上的事情,這時候我會和我的員工分享我一路上的所見所聞。我並不是要求他們滿足我對他們的所有要求,但我希望看到他們的熱情,讓我看到我教導他們的成果。所以我認為最大的挑戰是我能否讓我的員工瞭解和實現我對他們的期許。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YOON(@yoon_ambush)分享的貼文 張貼

Q:能感受到哪一個人沒有跟上你的腳步嗎?通常你會怎麼處理這種情況?

是的。我很瞭解他們各自的職位以及工作內容,但這也取決於他們的態度。如果一個人真的是想要去學習,我能感受到他的熱情,我會耐心的和他們溝通。但另一些人,他們的把自己封閉起來,不和我交談他們疑惑的地方,所以我就會讓他們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Q:所以你解僱過別人嗎?

在日本,法律上是允許解僱別人的。我不會迫使他們辭職,但我的標準很清楚,如果他們不能達到我的標準,那麼他們就是沒有在好好做他們的工作。我們很多問題都出現在生產工序上,他們有時候在截止日期到達時,卻交不出貨來。對我來說,這只有一個很簡單的方法,如果你做不來這份工作,那麼你就別繼續留在這裡。因為這會影響到整個品牌和客戶之間的關係,這時候不值得讓我感情用事。

Q:和自己另一半共同經營事業的優缺點?同時你們又是怎樣區分事業和私生活的?

我們需要在彼此心裡畫一條界線。我們嘗試在家一起做事,但是設計工作就是一個持續不斷的工程,你不能在某個時間點上同時完成所有事。所以我們會制定一些規則,比如說在晚飯期間不能接電話,週日不考慮工作等等,我們希望在這個時候談論一些除了工作以外的東西。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YOON(@yoon_ambush)分享的貼文 張貼

Q:身為一個住在日本的美籍韓裔女設計師,在這個還是以男性為主力的設計行業,你是如何做到的?

我不想去定義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日本人還是韓國人,但我有很多優勢是他們沒有的。我只想專注在一些積極的事情上,我並不能很快和其他人產生共鳴。我覺得目前所有的事情,好比如何成為一個合格的母親,都在鍛鍊我變成一個自己想要成為的人。但有時候我知道,就算我付出再多的努力,我也不會真正地融入當地人。但我覺得這個世界正在發生變化,很多來自不同地區不同背景的人在不同的領域一同工作。

Q:在觀念較為傳統的日本,是否還存在一些隔閡?

是的,我感覺在日本人們始終還是隔著一層玻璃在觀望對方。但當你取得了成功,人們就不得不接受你。

Q:很多人都認為AMBUSH是一夜成名的,但其實品牌成立至今已將近15個年頭,一路以來你們的感受是什麼?

我始終還是認為我們是個年輕的品牌,由始至終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所以我們到現在都仍然是個學生,因為我們並不算非常瞭解整個時尚產業的運作。在LVMH Prize時,我很榮幸AMBUSH入選最終名單,當時很多人跑過來問我是哪所時尚學院畢業的,事實上我根本連正規的設計培訓都沒有接受過。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PEACEMINUSONE X AMBUSH,HYPEBEAST提供

Q:你覺得AMBUSH的成功和運氣有關嗎?

我並不相信運氣。要隨時準備好、隨時在學習、接著就是要做好準備迎接機會到來。在我眼裡,運氣就是時機。你不知道機遇什麼時候會到來,所以隨時都要處於備戰狀態。

Q:你如何平衡所有工作?

我只是跟著自己的時間表去完成所有工作,我想就是我會提前半年去思考我接下來要做什麼,就像現在我已經開始在思考2019年春夏系列要做什麼了。但我希望我可以找一個好的助理去幫我料理這些事情,他不需要擁有時尚的從業背景。像我有個員工之前就在Google工作,我之所以僱用她,是因為當面試的時候,我對他說很多人都認為時尚行業的工作非常光鮮亮麗,但在我這裡工作會有很多很基礎的工作需要你來做。她卻回應我說:「我之所以從Google辭職,是因為我想要做更有挑戰性的工作。我在想AMBUSH會比Google更有挑戰性。」確實在她入職之後她也成為了我最棒的員工。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YOON(@yoon_ambush)分享的貼文 張貼

Q:對於想要應徵AMBUSH的人,有什麼建議嗎?

很多人畢業於知名時尚院校,會比我懂很多時尚行業的知識,還有一部分人在很知名的時裝品牌工作過,但其實我並不看這些。與其是一些虛有其表的工作和學習經歷,我更傾向於測試面試者的情商。我認為工作是與人相處,不僅僅是在考驗你的專業知識,更重要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如果你不懂專業知識,你可以學習,但如果不會團隊協作,不會社交,這些東西沒人能教導他們。」

Q:有什麼建議給自己創業的年輕人嗎?

這世界上沒有成功的捷徑,你必須要努力。很多人認為設計師就是很簡單的工作,就是創造出一些點子。但對我來說,當一個設計師就意味著你要去設計整家公司的各個方面,不僅僅是視覺上的,在經營和銷售等方面你也要去思考。如果你想做一個品牌,請你付諸實際行動,而不僅僅是在腦海裡憑空想像。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