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 Poster Design

「有一種電影海報叫日本版」當日本海報來到韓國會變成什麼樣子?(上)

「有一種電影海報叫日本版」當日本海報來到韓國會變成什麼樣子?(上)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觀眾可以從一張電影海報讀出什麼?這個問題如果問日本電影的話,答案就會是「我要你全部都知道」。

作為電影製造大國,日本每年有上百部國產電影發行,因此為了能夠一眼就吸引到觀眾,多數的日本電影海報,會將所有的資訊塞進一張海報,這也成了「有一種電影海報叫日本版」,尤其是西方電影來到日本後,原版的海報因地制宜而重新排版後,多數都會變成一種吐槽點滿滿的設計。那麼,如果反過來看,日本電影出了島國之後,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相較於會直接沿用原版設計的台灣,日本電影到韓國,不僅版型會全部打掉重練,最不可思議的就是整體的風格,會讓人認不出來這真的是同一部電影嗎?

未命名檔案夾/圖片%201.jpg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吉田修一的《怒》: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先從日本海報設計最常見的九宮格版型開始,李相日改編自吉田修一的《怒》,原本的明星大頭排排站,為了強調堅強妻夫木聰、宮崎葵、廣瀨鈴等超強黃金陣容的《怒》,來到韓國之後,演員加持的力量將不再是順位第一,因國外認知度相較於本國低,這類型的海報往往是最容易被重新排版的設計。

韓國版《怒》的電影海報,選用電影最後一顆鏡頭,以沖繩美麗的天空與海為底,原本的大頭只剩下一個廣瀨鈴小小的背影。而貫穿全片,以一對住在東京的夫婦遭到殺害、兇手用被害人的血在牆上留下大大「怒」字的兇殺案,不僅是串聯本片的關鍵,放到韓版電影海報上,更顯得極具深意。可以說是看完電影之後,再回頭看一次海報,會讓人重新掉入電影情緒的最佳示範。

未命名檔案夾/白雪.jpg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中村義洋改編自湊佳苗同名小說《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日本海報雖然讓每個演員,手拿「手機」擺出不同的POSE,呼應電影所要諷刺SNS的恐怖力量,仍是無法擺脫無聊的宮格系列。相較於《怒》,韓國版的設計沒有做太大的更動,延續原版的底色,放大女主角井上真央的形象,手上拿的東西換成了蘋果,而這也很明顯地是為了呼應片名白雪公主,懸疑的氛圍也讓半張臉以及咬了一口的蘋果,多了一層恐怖感。

未命名檔案夾/他不知道.jpg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除了宮格系列以外,日本海報還有一種「切分法」,不管是橫切還是直切,將畫面分成許多區塊,例如白石和彌改編沼田真帆香留的《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以橘色和藍色的強烈對比,平衡畫面的色調,以及將鳥兒點綴其中。韓版的設計則是簡單許多,整體的風格與柔和的用色,看似讓原本主打「共感度0%,不快感100%」的文宣,變成浪漫愛情電影,然而畫面中蒼井優與阿部貞夫的面無表情,卻又意外地反轉整體視覺感。

未命名檔案夾/神明的話.jpg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要聽神明的話》: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日本版海報還有一個特色,即是將所有的版面塞滿文字,同樣的做法複製到韓國,卻也意外成一種美感,例如《要聽神明的話》日版依然很重視,是否有區塊能夠呈現演員名單,最後就變成這種切分法拼圖。韓版則是取用福士蒼汰坐在滿是屍體的教室劇照全版,同樣使用黑色與黃色的對比感,讓強烈的文字成為整幅海報的焦點。

未命名檔案夾/胰臟.jpg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如上圖所示,《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同樣使用切分版面,雖然能夠很明確地知道誰是主演,但也明顯地破壞整張圖的主體性,反觀韓版將版面精簡到極致,橋樑與櫻花的組合,完美展現電影的青春之感,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美到會讓人忘記這是一部電影海報。

未命名檔案夾/溺水小刀.jpg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溺水小刀》: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日本電影海報會這樣設計,最主要的原因仍是因為電影市場過於競爭,設計得太藝術反而會讓觀眾卻步,因此在版型上過不了高層那關時,多數的電影則會選擇在片名的字型增添設計感。例如菅田將暉、小松菜奈主演的《溺水小刀》,文字勾勒之處使用渲染的圓點呈現水滴感,最後「小刀」的日文片假名,則是強調如刀一般的尖銳,與本片轉學生愛上不良少年,以及兩人之間濃烈的拉扯關係相符合。

韓版的《溺水小刀》完全將青春之氣剔除,畫風直接變成西洋版的羅曼史言情小說,手寫的Drowning Love與濕身的男女對望,如實呈現本片狂暴之愛的氛圍。

w2ldcmhrr0up72o8tkbql96ohwyf8u拷貝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墊底辣妹》:左為日本版,中、右為韓國版
54tr52l3jfw25pit59wtectt1feela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一週的朋友》: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euqqi2smiw0pyfdeh2xhdjfwastagd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左為日本版,中、右為韓國版

不過韓國也不是沒有固定的版型,像是有村架純的《墊底辣妹》、山崎賢人與川口春奈的《一週的朋友》、小松菜奈與福士蒼汰的《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來到韓國之後整個「變天」。以滿版的天空作為背景,襯出前方小小的主角,然而夕陽西下紫色帶藍的調色,似乎也成了一種大同小異的做法。

未命名檔案夾/第三次殺人.png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是枝裕和的《第三次殺人》的三種版本韓國版電影海報
愛不由自主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愛,不由自主》的三種版本韓國版電影海報

一部電影釋出多種視角海報,雖然日本電影也會這樣做,卻不像韓國玩得如此透徹。是枝裕和的《第三次殺人》、有村架純與松本潤的《愛,不由自主》,或是像之前的《惡人》、《爆漫王》能夠藉由日本演員或是知名導演,吸引到韓國本地觀眾的話,韓國會推出至少三個版本以上的海報設計。在唯美的氛圍下,同時又兼具收藏與藝術性。

雖然日本電影在韓國因為歷史情結加上韓國電影的地主優勢,並不像台灣一樣能在當地看到很多的日本電影,卻也不得不佩服韓國在海報設計的用心之處。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