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90s

那些聲光轟炸的夜晚,90年代的音樂頻道重開機

那些聲光轟炸的夜晚,90年代的音樂頻道重開機 Photo Credit: MTV

90年代是我的黃金年代,所有可能或不可能發生的事,通通都在那十年發生了。90年代你可以信奉任何信念,那時候的文青可能不像現在,90年代是一個思想啟發很大的時代,有十分迷人的氣味。

側記:羅翊禎|攝影:謝定宇

你能想像嗎?一個穿著高中制服的學生,利用每天去補習班前的晚餐、下課後的空閒,甚至是眾人皆睡的深夜裡,悄悄地走到客廳,打開電視,轉至72、73台的音樂頻道,就像啟動與世界連結的開關,在閃爍的聲光、迷人的旋律、躁動的音符催化下,成為今日的樂評人,以音樂創作為主題的作家,他是陳德政,在出版《我們告別的時刻》一書後,策劃了五場重返90年代的音樂講座。

「我的國高中階段,身為一個在台南讀書的小孩,如果那時候沒有Channel V和MTV,我不知道要怎麼度過我的青春時代。」陳德政簡單帶出音樂頻道之於他的重要性。

陳德政邀請前Channel V頻道製作人、現任Legacy總監的阿舌,與前MTV頻道主持人、現為創作歌手的豬頭皮,以「那些聲光轟炸的夜晚,音樂頻道重開機」為題,帶領大家進入音樂頻道盛行,西方搖滾樂、流行樂充溢的九零年代。

在YouTube和Netflix當道的今日,許多年輕朋友可能沒辦法想像,90年代初,台灣開放有線電視頻道,每天24小時都有節目輪播。1995年出現的MTV和Channel V兩個音樂頻道,是當時陳德政,接收西方搖滾樂、流行樂的管道。特別是深夜時段的音樂錄影帶連播,飄洋過海而來的錄影帶,投射成專屬的小宇宙,成了苦悶青年的救贖。

180824_joytopper-1140x600
Photo Credit: 青鳥書店
圖左,創作歌手的豬頭皮,圖右,Legacy總監的阿舌

回到最初,那個接觸搖滾的原點

以「兒時的偶像」介紹兩位講者出場,陳德政說:「他們一個叫阿舌,一個叫豬頭皮,都讓人聯想到滷味;一個幕後,一個幕前,都是圈內受人敬重的前輩。」

1970年出生於台北的阿舌,在念書時開始接觸流行音樂,還沒被啟蒙之前,最愛的歌手是張清芳和黃鶯鶯。大約18、19歲時,他被帶到杭州南路的「人狗螞蟻」,在Live House裡接受了音樂的洗禮。阿舌提到:「在人狗螞蟻聽搖滾樂其實是一種儀式,它把有同樣信仰的人集結在一起,所以你會看到大家都留長頭髮、穿得比較陽剛,一進到空間裡,你就會恍然大悟:『喔,原來音樂還有一種類型叫搖滾。』」

人狗螞蟻是一個讓人感到歸屬的地方。樂團們唱Cover、西洋重金屬、重搖滾,大家聽Metallica、Led Zeppelin、Iron Maiden,什麼樣的人都可以去。而那時候的Live House,不管今天是禮拜幾、演出者是誰,大家都會去聽,與現今的Live House有著功能性的些微差異。

因為喜歡影像,阿舌在畢業後進了廣告圈。講座現場,阿舌也放了自己深受影響的90年代作品,像是紅色司迪麥的廣告。他說:「當時做影像與做音樂的,大家的美學標準比較具有一致性」,做了四年廣告後,阿舌開始拍MV。

出生於台南的豬頭皮,1985年上台北讀書後,1989年在台北新音樂節聽到林強、伍佰等人,用吉他唱台語歌,受到很大的啟發,於是和好朋友趙一豪、陳明章等人開始在校園裡唱台灣歌謠。

1991年,豬頭皮以「朱約信」之名,在水晶唱片出了第一張專輯;1994年,在倪重華成立的滾石子公司真言社下,發行了《我是神經病》;1995年,真言社解散,藝人都轉由滾石另一子公司魔岩唱片經營,豬頭皮也隨之進入魔岩,直至2001年,魔岩結束。

豬頭皮以「朱約信」之名,先後經歷有傳奇品牌之譽的「水晶唱片」、隸屬滾石卻具有獨立精神的「真言社」,以及華語唱片史中最清楚呈現年輕文化理想的「魔岩唱片」。陳德政稱豬頭皮為見證90年代音樂興衰的代表,豬頭皮則笑言:「一葉知秋」。

500x500

突破是了不起的精神──「影響最深的90年代專輯」

依照講座慣例,陳德政也邀請兩位講者分享影響自己最深的三張90年代專輯。阿舌分別選出:1991年Gun N' Roses《Use Your Illusion》、1994年竇唯《黑夢》,與1994年陳珊妮的《華盛頓砍倒櫻桃樹》。第一張《Use Your Illusion》是阿舌的聆聽經驗中,最不一樣的專輯,他說:「有一點像我當初去人狗螞蟻那樣的心情,會想去國外聽現場,因為這是一張讓我脫胎換骨的專輯。」而魔岩三太子之一的竇唯,對阿舌的影響則在於他能夠快速推翻自己以往作品的突破精神。最後介紹到陳珊妮,阿舌大方表示「這當然是影響我人生最重要的專輯!」

豬頭皮選擇了1990年陳明章的《現場作品(1)》,他笑稱自己是陳明章的忠實粉絲,不管陳明章到哪裡演講都會跟去,而當陳明章出專輯時,豬頭皮也抱著對於音樂的熱愛,批了一百張來賣,順道推薦給身旁的朋友們。接著是1991年De La Soul《De La Soul Is Dead》,當時正在寫歌給The Party的豬頭皮,買了許多和Hip Hop相關的專輯,其中最讓他感興趣的就是De La Soul,「他們玩音樂的樂趣感染到我,讓我覺得原來玩音樂可以這樣!」

最後是U2《Zooropa》,在這張專輯之前,U2做的是純搖滾樂,到了這張專輯,U2在搖滾樂裡加入電音的元素,豬頭皮說,雖然這張專輯可能賣得不好,在樂評人心中的評價也不高,但是失敗了也是一種嘗試。「為了突破而突破,為了破壞而破壞,是很了不起的。」

R-372635-1508180891-8578_jpeg
U2專輯《Zooropa》

音樂頻道重開機,你能招架嗎?

1994年,阿舌因為在媒體上看到迷戀的偶像羅大佑說:「香港是個很酷的地方,能感受到強烈的中西方文化衝擊。」剛好也有個機會,於是他辭掉廣告公司,進入香港Channel V擔任《優Rock》的製作人,開啟他的音樂頻道之路。

《優Rock》以介紹兩岸三地的音樂為主,阿舌每三個月飛一次北京、台北、香港,輪流介紹三地的地下音樂(搖滾樂)。《優Rock》也是最早關注台灣地下樂團動態的電視節目,製作單位會去公館的Scum酒吧拍攝骨肉皮的演出,報導全女子樂團瓢蟲的練團實況,還會邀請四分衛、濁水溪公社到攝影棚內表演。

而那時候的地下音樂(搖滾樂)和主流音樂是分庭抗衡的,因此要介紹搖滾樂,就會需要有所妥協。阿舌巧妙藉由語言差異,在節目尾聲設計了一個讓觀眾們印象深刻的橋段,也使青年時期的陳德政,感受到世界的另一種可能。

原來《優Rock》有個特別古怪的設定,每集尾聲都會出現Nirvana主唱科特柯本,他自個兒坐在一間霧濛濛的暗室裡,嘴巴叼著菸,明明房間已經夠暗了仍戴著一副大墨鏡,他有時說中文、有時講台語,嘲諷市場上假惺惺的少男團體、挖苦看不順眼的樂壇事件,偶爾穿插幾則感性的心情抒發,或當起心靈導師向信徒開示人生道理。阿舌向環球買版權拷成Betacam,每天一分鐘的結尾自己幫科特柯本配音(他笑稱是:觀落陰);作為地下音樂的擁護者,他用這樣的方式,一則躲避節目審查制度,二則能夠隨心所欲的抒發對於音樂品味的堅持。

於此同時,每天半夜都有一個高中生坐在電視機前等著被洗禮,電視裡面的世界跟裡面的人,和當時穿著制服去上課、準備聯考的高中生對比,是很極端的差異,但對於當時的陳德政而言,每天看見說中文的科特柯本出現,他都會深刻感覺到:「原來這個世界是存在另外一種可能性的。」

1996年,老闆倪重華收起真言社後,豬頭皮與倪重華一起到MTV做節目,第一個節目就是《萬國音飆》。《萬國音飆》將MTV本身的音樂資料庫分為五種類型,每天會介紹一個地區的音樂,比如:禮拜一是美國、禮拜二是歐洲、禮拜三日本、禮拜四亞洲......。

在1996年到1999年間,豬頭皮陸續主持了MTV的《萬國音飆》、《另類酷樂》、《流行音樂側標》、《流行音樂百年紀事》、《嗑音樂》等節目。以幽默的主持介紹MTV的音樂資料庫,整理各國、各種類型的音樂。

隨著收視戶不斷擴增,Channel V與MTV兩台開始增加本地自製節目的比重,以前衛的創意拉攏那時俗稱「新新人類」的青年族群。譬如1996年,MTV兩支由孫大偉執導的系列形象廣告「好屌篇」及「著魔篇」。「好屌篇」讓土味十足的九九神功與摩登的西方文化接軌,創造出震撼的視覺效果:一個全身只用浴巾圍住重點部位的全裸男,用他的那話兒吊著一台電視機,一句「你能招架嗎」成為廣告經典。之後的「著魔篇」,則是以傳統乩童聞樂起舞為表現方式,傳達音樂擁有使人著魔的魔力。1997年,豬頭皮也先後在民視主持《台灣原聲帶》、好消息衛星電視台《Happy Time》,以及2001年在公視主持《公視53街─學生樂團搖滾秀》,採訪陳陸寬的前樂團自由式與楊大正等人。

1990再見,我們的黃金與光榮年代

90年代是我的黃金年代,所有可能或不可能發生的事,通通都在那10年發生了。90年代也是台灣最風光的時候,90年代的創意、90年代的文化也是很重要的,我有幸在90年代歷經了很多美好,包括工作、包括人事物,90年代的台北也是我最喜歡的,尤其是和平東路。90年代當時並沒有網路,我們接觸到音樂、汲取音樂養分的機會就是電視、雜誌。90年代你可以信奉任何信念,那時候的文青可能不像現在,90年代是一個思想啟發很大的時代,有十分迷人的氣味。

講座最後,阿舌娓娓道來屬於他的90年代,獨具迷人氣味,美好而豐碩的年代,也笑著談及,如果有機會搭乘時光機,除了跳過請倪重華證婚的事件外,他非常願意回到90年代。

起起落落皆伴隨著90年代的豬頭皮說:「90年代的創意史讓我有了很多的學習,也影響了一些人,這是我覺得驕傲的地方。但過去就過去了,我們不要一直去回顧90年代,我們老是在懷念光榮時代,怎麼創造現在呢?所以我覺得我不太懷念,如果還有機會做節目、做音樂,我還會希望可以再丟出一些新的idea,每天去想:明天要幹嘛?後天就把明天忘掉,再想大後天要幹嘛。」如果還有機會再重返90年代,豬頭皮希望自己能再多存一點錢,好讓現在的自己能夠提拔後輩的創作。

尾聲,阿舌以豬頭皮1993年的〈愚公移山〉作結,「不管回到什麼時候,都要把自己丟到你不熟悉的狀態,那樣才是生活。」豬頭皮說。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掌握出版新動態,探索讀寫新關係! Readmoo是「買書 x 看書 x 分享書」的閱讀基地;是一個可以購買電子書,同時又提供一個讓讀者進行評論、畫線、註記,與串連、分享的社群閱讀園地。 我們認為,閱讀本質,是一個有溫度、有感動的知識交流旅程;同時,我們也相信,閱讀經驗可以透過電子書而更圓滿……。

更多此作者文章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巴黎濕冷的天氣和吹起東北季風的島國有幾分相似,不難想像為何需要法式甜點那股治癒人心的力量。但說到冬季限定的法式甜點,與歐洲「白色少女」同名的蒙布朗,可是最實至名歸的。

身為甜點控,應該能了解冬季限定甜點的重要地位。在冷冽的空氣中感受柔軟如雪、香甜如蜜的糕點在口中逐漸化開,還有什麼比這感受更治癒人心?

而要說冬季限定甜點中最實至名歸的,就屬經典法式甜點「蒙布朗」(Mont Blanc)了。

RNC016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誕生於19世紀巴黎,取名自歐洲「白色少女峰」的浪漫甜點

「蒙布朗」源自19世紀巴黎,它的製作靈感來自位於法國的歐洲最高峰「白朗峰」。這項以栗子泥為主題的甜點,不僅與法文中的白朗峰同名,連外型也是參照白朗峰著名的圓潤山頭。白朗峰位於法國東邊與義大利之間的界線,屬於阿爾卑斯山的第一高峰。因為山頂終年被純潔且耀眼的白雪覆蓋,有如少女一席純白的裙擺,也讓它享有「白色少女」的美名。

michiel-annaert-ZtaqmqC3Ekg-unsplash
Photo Credit:Unsplash

那麼蒙布朗使用褐色栗子泥和白朗峰又有什麼相似之處?其實秋季時的白朗峰是會變色的。入秋之時,山中群木枯萎、展露栗褐色的土地,整片山峰被撒上溫潤的秋色。而秋季正巧也是蒙布朗的靈魂原料——栗子的產季。也就是說當白朗峰開始轉黃時,便代表與之同名的蒙布朗出現在甜點櫥窗的時節到了。

RNC0163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蒙布朗的作法通常是以酥脆的杏仁奶油餅作為底座,放上中間含有萊姆酒奶油(或香草奶油)的海綿蛋糕,並在上頭擠上一層層宛如山峰的綿密栗子泥,直至形成圓圓胖胖的栗子奶油峰頂。最後放置一顆香綿的糖炒栗子點綴,再撒上白雪般的糖粉;有如剛由秋入冬的白朗峰被白雪覆蓋的夢幻景象,撫慰人心的浪漫甜點就此誕生。

栗子、奶香、黑糖共譜的法式圓舞曲——蒙布朗歐蕾

說到蒙布朗的口感,那又像是另一種童話故事。外層冰冰涼涼的栗子奶油入口即化,栗子清甜的香味更激起品嚐者的少女心。再往這褐色山峰裡頭探究則是另一番風景,柔軟的海綿蛋糕之間包含的濃厚奶油,美味得像是山間悠長的民謠,兩者在嘴裡完美融合,令人感到舒心愉快。

如果看到這邊你已經開始上網搜尋哪裡買得到蒙布朗,先別急。在這個陰暗溼冷的冬天裡,光泉推出新品「蒙布朗歐蕾」,將這股遠自歐洲的療癒甜點帶到我們身邊。

RNC017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光泉蒙布朗歐蕾使用真實栗子泥製作,帶有60%香醇牛乳含量,再加上台灣黑糖點綴。除了冷飲,微波後熱熱的喝,更好品嚐其中滋味。剛入口時會帶點栗子泥的細膩口感,因為沒有添加奶精,喝得出栗子的清甜與奶香兩者巧妙融合,就像蒙布朗初入口時外層的栗子奶油,而後續的黑糖味引出另一個甜蜜層次,使這股溫暖人心的滋味綿延不斷。

RNC0176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由蒙布朗歐蕾展開你的19世紀法國巡禮

即使是在灰暗且引人陰鬱的低溫中,手裡一杯溫潤的蒙布朗歐蕾也能讓心房再上升幾度。而在疫情依舊於國際肆虐的今日,以香濃甜蜜的蒙布朗歐蕾作為旅行想像的起點,未嘗不可。

彷彿喝下就能穿梭於冬季的巴黎小巷甜點店,感受栗子泥與奶油的純粹與濃郁、實在與親和。不論遇上加班後的疲勞還是一人度過冬日的孤寂,都有手中這杯溫熱的蒙布朗歐蕾,釋放我們對世界的想像,帶我們一探那白雪靄靄的純潔少女峰。

RNC0172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