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ight with Disney

Robin Williams用遺囑再度封印神燈精靈

03 Oct, 2018
Robin Williams用遺囑再度封印神燈精靈 Photo Credit: Aladdin,來源IMDb

1992年迪士尼用十萬美元不到酬勞請動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為動畫電影《阿拉丁》(Aladdin)配音。Robin Williams就像被封印了上千年的精靈突然獲得解脫一樣,出場短短幾分鐘就瞬間噴發了遠超過預期的表演火花,讓《阿拉丁》在全世界大獲成功,累計高達五億美元的票房。

少為人知的是:神燈精靈完全失控的即興演出至少還有十幾個小時素材沒被用上,但已故的Robin Williams用遺囑封印了神燈精靈角色,明文禁止迪士尼再以任何形式運用這十幾個小時的錄音。

這一切都要從Robin Williams和迪士尼的恩恩怨怨說起......

用脫口秀錄音當神燈精靈Demo

「Robin Williams像一顆橫越天空一閃而逝的彗星出現在我們的生命中,他身上的機智、可愛、風趣、熱情、易受傷害等等特質正是一種對於人類處境的完美詮釋。」《阿拉丁》作曲家Alan Menken這麼形容已故的神燈精靈本人Robin Williams。

Robin Williams不僅帶給了神燈精靈這個故事配角遠超過所有主角的非凡魅力,更徹底改變動畫產業運作模式——《阿拉丁》是第一部以主流明星擔任配音而打下市場的動畫電影,自此之後A咖主流演員為動畫配音才變成慣例。沒有Robin Williams十萬美元不到的跨界演出,就不會有Tom Hanks在《玩具總動員3》(Toy Story 3)高達1500萬美元的配音酬勞。

MV5BMGI0NmRhMmYtNTI1Ni00YzFhLTk1YTItYjUx
Photo Credit: Aladdin,來源IMDb

事實上從劇本寫作開始,神燈精靈就一直以Robin Williams本人的形象為藍本。

但當時迪士尼董事長Jeffrey Katzenberg對這個選角還有疑慮,所以他們另外考慮過了Steve MartinEddie MurphyJohn Goodman等替代人選。

導演John MuskerRon Clements後來想到了一個奇招說服片廠老闆——他們讓動畫師拿Robin Williams的脫口秀演出錄音來製作精靈的Demo影片。這段葷素不忌、生龍活虎的Demo影片不僅僅說服了Jeffrey Katzenberg,連本來已經退回劇本打算婉拒配音的Robin Williams都被影片說服了。

最精彩的繞路

江湖謠傳Robin Williams正是讓《阿拉丁》失去奧斯卡最佳劇本入圍資格的禍首,因為他在整部電影中的演出沒有任何一句來自劇本上事先寫好的台詞。

動畫師Eric Goldberg在受訪時表示:「如果你把劇本當成地圖上的路線,他基本上就是任性地多繞了一點路。但我們愛死了繞路的過程。他的演出總是提供給我們永無止盡的選項。一開始他會先照台詞演一遍,然後再用20個完全不同性格的角色口吻再演20次。而導演John、Ron和我就把這些母帶拿回片廠,找出我們覺得最好笑又最符合劇本情境的錄音版本放進電影裡。」

以電影開場那個叫賣小販(其實就是神燈精靈扮的)的片段為例,他們直接用箱子裝了一整籃Robin Williams事前完全不知道的物品,然後讓他每一個Take隨機拿出一件來自由發揮叫賣。籃子裡裝了多少東西,Robin Williams就掰出多少哏。

「比例上每一個出現在電影裡的橋段,大約就會有二、三十個我們沒用上的素材被刪掉。他玩得太過開心,以至於根本沒辦法關掉他天馬行空的創意開關......我想我此生從未遇過這種配音演員會讓人覺得『夠了夠了,我們的素材已經太滿了』」導演John Musker這麼形容失控的錄音過程。

一說這四天錄了16個小時的素材,也有一說可能錄下了高達30個小時的即興演出。

為了叫賣周邊商品和迪士尼反目

然而《阿拉丁》的成功,卻促使神燈精靈本人和迪士尼的反目成仇。

Robin Williams的代表作《早安越南》(Good Morning, Vietnam) 和《春風化雨》(Dead Poets)其實都是迪士尼集團(旗下的子公司Touchstones)發行。但《阿拉丁》之後,凡是迪士尼的案子把劇本寄給他,得到的反應都是回封不動退回寄件人,並附上紙條寫明:不好意思,我個人對這家公司很有意見!

紛爭的起點起是Robin Williams認為迪士尼毀約:Robin Williams已用遠低於演出行情(約800~1000萬美元)的10萬不到(一說是7.5萬)低價為《阿拉丁》獻聲,唯一開出的條件是希望迪士尼不要拿他的名字來大肆宣傳當成賣點——他要求精靈角色在海報的篇幅不得超過四分之一,也不准用他配音的精靈角色來賣任何周邊商品。

迪士尼發現《阿拉丁》票房中了樂透之後就火速推翻承諾,主張與Robin Williams所謂的「約定」並沒有法律效力。迪士尼隨即開始大肆以精靈為主角宣傳電影和周邊商品。

迪士尼認為Robin Williams只是眼紅電影大賣之後的利潤。但也有一說Robin Williams真正在乎的才不是錢,他只是不希望自己籌備多時的重量級演出作品《玩具兵團》(Toys)受到《阿拉丁》的影響。事實上他擔憂的事也確實成真——和《阿拉丁》打對台的《玩具兵團》完全賣垮,並且徹底被歷史遺忘。

4DB087E0-7664-4A37-BD71-F4689B0BC2C6-677
Photo Credit: Toys劇照,作者提供

充滿個人風格的鬧脾氣方式

有趣的是Robin Williams和迪士尼鬧脾氣的方式也充滿了這位喜劇明星的個人風格——機智、可愛、風趣、熱情、易受傷害。

他把一切都怪在迪士尼董事長Jeffrey Katzenberg身上,於是故意在金球獎頒獎典禮上把「Katzen-berg」講成「Katzen-bug」。還到處開玩笑地說:跟迪士尼合作過才真正體悟到原來米老鼠真的只有四根手指,所以拿出張支票出來這個動作對他們來說才會這麼困難。

迪士尼也以很藝術家風格的方式應對這場紛爭。他們送了一幅價值上百萬美元的畢卡索自畫像給Robin Williams藉以修補關係、表達善意。奇妙的是,畢卡索在這幅奇特的自畫像畫還裝扮成了另外一名藝術家梵谷的樣子,也就是說這幅畫的主題「身份扮裝」——正是神燈精靈案爭執兩造的爭議起點所在。

Robin Williams的演員好友Eric Idle建議他帶著畫拿去上電視脫口秀節目,並在節目中公開銷毀這幅畫來表達對迪士尼的抗議。Robin Williams立刻開玩笑地說:「不行,我才沒那麼傻,應該把畫複製一份,燒那個副本才行。」

保護家人的遺囑

Robin Williams對於迪士尼的仇恨並沒有帶進棺材裡。幾年後他的好友Joe Roth接掌迪士尼,Roth就立刻拜訪Robin Williams,為迪士尼先前違反承諾的失信行為向他道歉。「我認識Robin非常多年,也很清楚這些緊張關係絕對跟金錢無關,完全是個人原則的問題。」Joe Roth說。

即便和解多年,曾擔任迪士尼高層的業界人士向媒體透露Robin Williams在遺囑特別要求:他死後25年內迪士尼不得再使用他的姓名以及錄下的演出錄音錄影素材,即便他當年錄下的母帶明明就足以再製作一部《阿拉丁》電影。

不過他的遺囑並不只限於《阿拉丁》,包含他的幾部名作——包含迪士尼發行的《早安越南》和非迪士尼發行的《窈窕奶爸》(Mrs. Doubtfire)等電影都列在禁止清單中。這幾部電影紀錄下的演出幾乎都是一分鐘塞滿了超過30個笑點的精彩絕倫。「但因為他擁有這些素材的使用同意權,所以這些未公開的演出註定將永遠不見天日。」不具名的片廠高層表示。

至於動機並非出自他和迪士尼的餘恨猶存。

一般認為他的動機是為了避免他過世後,妻子和子女會因為這些無可預期、天外飛來的死後收入,而被迫要支付更多的遺產稅,甚至演變到必須變賣家產的地步。

原來封印神燈精靈動機不是恨,是愛。

MV5BMTA2NjAyODYwOTBeQTJeQWpwZ15BbWU3MDgw
Photo Credit: Toys,來源IMDb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葉郎

自由(不)工作者、電影成癮者以及資訊焦慮重症患者,開設Facebook粉絲專頁「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記錄自己的電影、音樂、文化資訊焦慮病灶,並採用秘傳民俗療法「電影冷知識」試圖療癒老電影鄉愁。 「葉郎: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http://fb.com/dr.strangenote

更多此作者文章

兑水喝、配醬瓜,魏德聖分享玉山陳高的獨特喝法,以及人生代表作《臺灣三部曲》

04 Jun, 2021
兑水喝、配醬瓜,魏德聖分享玉山陳高的獨特喝法,以及人生代表作《臺灣三部曲》

無論是魏導的電影作品,或是澄澈透明的玉山高粱酒,都是臺灣這座母親島所孕育出的瑰寶。臺灣不只醞釀出玉山高粱酒的深刻沈醉,也造就出像魏導這樣熱愛臺灣的電影工作者。

金馬導演魏德聖正在籌拍的史詩級巨作《臺灣三部曲》,預計今年八月開拍,估計斥資40億新台幣,目前募資計畫也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希望號召群眾一同完成這部「臺灣人出品」的電影。沒想到的是,原本緊鑼密鼓的籌拍節奏,因疫情的關係延後開拍日。聽聞魏導獨愛台酒的玉山高粱酒,因此我們帶了三支今年甫獲美國舊金山烈酒競賽金牌獎的玉山陳高(3、6、8年),來和這位臺灣珍貴的夢想家聊聊他此刻的心情。

JOHN4861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魏德聖導演
生於斯土的魏德聖,長於斯土的玉山陳高

《臺灣三部曲》訴說的是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世界走進臺灣、臺灣迎向世界的歷史關鍵點。那是荷蘭人、西班牙人、漢人、原住民等多元族群在福爾摩沙島上匯聚的一刻,遂讓今時今日的臺灣人,有了精彩的故事、有了根。

從《海角七號》、《KANO》到《賽德克·巴萊》,細數魏導的作品不難發現,絕大多數的題材都與臺灣這塊土地與人文有非常強烈的連結,是什麼讓他這麼愛臺灣?他想了一想,說道:

「有時候『愛臺灣』好像一個很廉價的口號。對我來說,純粹是因為這塊土地滋養了我,所以我想要好好去認識她的歷史和文化,用電影說故事的方式,讓世界看見臺灣。」

魏導確實是一位善於說故事的人。他分享某次和世界展望會到緬甸做公益,其中一個行程是到當地的一所幼稚園,魏導臨時被邀請上台,要向台下眾多不到6歲的孩子們介紹「臺灣」。參加過無數國外影展、習於和國外影評人介紹來自家鄉電影作品的他,這次遇上不一樣的挑戰。魏導遂拿起紙和筆,畫上了一個大大的臺灣和海洋,向天真爛漫的孩子們說:「我來自這個叫做『臺灣』的海島,你們覺得它像什麼呢?」底下的孩子們嘰喳討論,有的說像雞腿、有的說像圍裙。「在臺灣,有許多人覺得像地瓜。但我覺得臺灣更像是這個⋯⋯」導演一邊說一邊畫,孩子們睜著閃亮專注的大眼睛,想知道這座島究竟像什麼。

最後,導演畫了一個母親抱著孩子,看起來就像是英國攝影師John Thomson在1871年於臺灣拍攝的一張照片:一位西拉雅族的母親抱著她的嬰兒。「臺灣像是一個抱著孩子的媽媽,匯集了不同族群的南島語系原住民,包容了遠洋而來、移民而居、暫時寄宿、流離失所的孩子。」

「臺灣是『世界的母親島』。」魏導說。

自此之後,臺灣便以母親的形象深植魏德聖的心中。娓娓道來之際,導演也啜飲著他獨愛的玉山陳高,氣味清香、入口醇厚,勁道十足卻不辛辣,正像極了臺灣人熱情又樸實的性格。

有趣的是,無論是魏導的電影作品,或是澄澈透明的玉山高粱酒,都是臺灣這座母親島所孕育出的瑰寶。臺灣不只醞釀出玉山高粱酒的深刻沈醉,也造就出像魏導這樣熱愛臺灣的電影工作者,更因此讓這個時代的人有機會看見臺灣磅礴而重要的故事——《臺灣三部曲》。

JOHN4995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北回歸線經過的海島型氣候、大面積的山脈地形,讓臺灣擁有得天獨厚的製酒環境。玉山高粱以此推出3年、6年、8年的玉山陳高,可以說是高粱酒界的《臺灣三部曲》。
以務實的態度與技藝,完成人們口中遙不可及的夢想

不只仰賴大自然賜予的風土、善於說故事的行銷包裝,一杯玉山高粱最核心的關鍵,還是回到職人的專業技藝,如何調和出滴滴醇厚、令人難忘的佳釀。製作一部電影最重要的關鍵是什麼?沒想到導演談的不是資金、不是技術,而是人文素養。什麼是人文素養?

「對人類的觀察、對人性的觀照、對生命的省思,這是花錢買不到的能力。」

對魏導來說,這是他最自豪也最堅守的核心價值。基於深刻的人文內涵,導演有責任去定調每一部電影的故事精髓,傳遞他真正想要說的事。而這樣的工作並不容易,他談到《賽德克·巴萊》的製作經歷:「如果你去翻開霧社事件的歷史,它確實是一場血腥的大屠殺。如果要拍霧社事件,就不能迴避掉這段真實的血腥。所以我要透徹的了解史實、不停的理解與換位思考,同時精密安排電影的敘事節奏,讓最終詮釋出來的故事不是挑起國族仇恨,而是化解仇恨。」

環顧導演工作室的牆上、書櫃、桌案,都擺滿了與臺灣相關的史實書籍和地圖,短短四字「人文素養」輕如鴻毛,實踐起來卻是重如泰山。

造就一部電影所需的人文精髓,正如調和一杯清香、層次豐富的玉山陳高。臺灣菸酒嘉義酒廠調酒師傅說過,高粱酒在酒甕熟陳的過程是非常微妙的,白酒調和的過程中,香氣有時會抵消、有時會加乘,想要讓酒液達到掩蓋、助香、調諧、補充等效果,就得找各種不同特色的原酒進行勾兌,摸索出天然風味愈發濃郁、穩定呈香呈味的完美酒體。

為了成就一杯玉山高粱的代表作,調酒師和電影導演沒有不同,都是以畢生的觀察與技藝,在繁複而細膩的過程中一再的嘗試,讓味覺、嗅覺與酒液交織出美好火花,詮釋職人精釀臺灣味。

JOHN4954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源自於1950年臺灣第一甕的高粱酒,完美封釀寶島的風土氣息,能品味到製酒匠人與調酒師的精湛技藝,勾兌出冷冽甘甜的酒香,打造令人心醉神迷的玉山陳高。
為人們留下登峰造極之作,證明此生我來過

魏導常說,這個世界這麼大,不要把自己活得這麼小。回顧2008年由他所掀起的國片奇蹟,透過觀眾的反饋,他看見原來電影可以為人帶來感動,自此翻轉他的電影夢初衷,從一個想要被認同的電影人,轉變為致力於感動人的夢想家。

手上一杯杯甫獲金牌獎的玉山陳高,跟著3年、6年、8年的新品順序杯杯下肚,魏導回首一路以來的沈澱、等待,以及終於要開拍的夢想,終歸一句:

「為什麼要害怕呢?人們活著不就是為了要自我實現嗎?」

魏導將《臺灣三部曲》視為這一生的代表作,不只要將故事搬上國際舞台,還要建造園區,讓臺灣史文化與電影藝術延伸出無限的影響力。如此偉大的目標,說沒有緊張害怕是騙人的,但就像導演所說的:「這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就像追喜歡的女生一樣,再怎麼害怕,因為喜歡還是要去追。」

幸好魏導也有屬於自己的減壓之道。酷愛高粱酒風味的他,喜歡的獨特強烈風味,有時候睡前小酌,有時候犒賞自己工作順利獨飲一杯,之前慶祝殺青也少不了高粱酒佐餐。兑水喝、配醬瓜,則是魏德聖導演最喜歡的玉山陳高喝法。

JOHN5256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製造玉山高粱的嘉義、隆田酒廠,地處嘉南平原,比鄰阿里山和玉山,夜晚高山雲霧下沉使日夜溫差大、水質純淨,創造絕佳的製麴與釀酒之地,並打造出屢獲國際金牌肯定的玉山高粱。魏導獨愛搭配醬瓜吃,享受滿滿台灣風味。

早在《海角七號》上映以前,《臺灣三部曲》的劇本雛形就已經在魏導的桌案上萌芽。醞釀了10年以上的史詩電影,正如玉山陳高一般,好酒沉甕底,令所有心醉於藝術與人文的臺灣觀眾引頸期盼。品嚐登峰造極的滋味,感受甘潤香氣滑溜入喉,魏導說完故事、喝完最後一口玉山陳高,再度登上夢想啟程的飛船,準備帶著全臺灣回到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


同場加映:魏德聖導演品飲心得

  • 玉山高粱酒3年陳高:高粱香氣明顯,帶有豆腐和麴香味,口感溫潤回甘。
  • 玉山高粱酒6年陳高:有一種水梨和瓜果的水果芬芳,香氣令人印象深刻,甜美不辛口。
  • 玉山高粱酒8年陳高:蜜餞和漬物的熟陳味道,口感輕盈、鹹甜生津,感覺很適合配下酒菜。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