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One Can beat

30年了,還是沒人能像《AKIRA》那樣呈現一個紙醉金迷的破敗未來世界

30年了,還是沒人能像《AKIRA》那樣呈現一個紙醉金迷的破敗未來世界 Photo Credit: AKIRA

過了30年,有許多動畫與電影比《阿基拉》更暴力、更情色、更加科幻與迷幻,但是沒有任何一部動畫,能像《阿基拉》那樣呈現一個紙醉金迷的破敗高速未來世界。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少年們騎著「 阿基拉 」重型機車,在2019年新東京的街道上風馳電掣,尾燈的霓虹光束化成長長不散的尾巴;而同時,一間看守嚴密的醫院裡正進行著源自戰前的神祕實驗,衰老的小孩們正等待著他們的好朋友再度回家……

1988年7月16日上映的動畫電影《AKIRA》在今年迎接了它的30歲生日,30年來仍然沒有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今年的電影《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裡,我們甚至仍然看得到《AKIRA》的身影。這是一部關於未來的電影、也是一部關於過去的電影,這也許是它永不退時、永遠看起來那麼新穎的原因:《阿基拉》是超越時間束縛的。

30年前的新東京都,依舊看起來那麼新2-e1530765392377
Photo Credit: 一級玩家,電影神搜提供
《一級玩家》裡,阿基拉重機的身影
他的作品影響世界 : 大友克洋

大友克洋親自畫了《AKIRA》的漫畫,但對這個鄉下孩子而言,能最棒地呈現他腦中幻想的方式卻不是畫畫,而是電影。那些流動的影像才能囊括他想表現的所有細節,而這跟他年輕的經歷有關:他少時常常坐上三小時的單程電車,到熱鬧的都市裡去看電影,自此之後,他便無可救藥地愛上了電影。

他還記得那些電影包括了《逍遙騎士》(Easy Rider)與《我倆沒有明天》(Bonnie And Clyde);當年的日本戲院,配合洋片還會聯映一些日片,像是黑道劍鬥片或是日活的粉紅情色電影。他一次可以看上好幾片,而這麼混亂綜合的觀影體驗,似乎不是適合一位有志電影的孩子的最好環境,但這卻成為了大友克洋創作的中心根柢:自由、亡命、對速度的熱誠、無理由的暴力與悽慘的性愛。

70年代大友克洋終於能搬到日本的中心——不夜城東京生活,可以想像東京繁華的夜生活,那些高掛在摩天大樓外的霓虹燈似乎永不熄滅……大友常常在東京夜晚的街道上走著,好奇東京人該怎麼就著七彩霓虹的閃爍光芒睡著。1980年他畫出了《童夢》,故事敘述在日本特有的巨獸集合住宅社區(マンモス団地)裡,一個剛搬家的小女孩與老人的超能力決鬥,這是第一本獲得日本SF大賞的漫畫作品。

30年前的新東京都,依舊看起來那麼新4-e1530765454131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電影神搜提供
大友克洋1980年的作品《童夢》
泡沫經濟成就不朽經典

而到了1986年,大友畫出了《AKIRA》,這套系列的第一本書馬上獲得了銷售冠軍。

現在的你也許覺得對這套科幻暴力經典來說,是理所當然的結果。但是你得拋開那些《AKIRA》的研究論文或是YouTube影片,想想1986年是怎麼樣的一個時代:日本當時正進入了有史以來經濟景氣最好的時代,也就是「泡沫經濟」時代,日本錢淹腳目,路上的行人揮著鈔票在攔計程車,新鮮人的年薪在千萬日圓之譜,社會上充滿著千奇百怪的現象。這讓描述未來故事的《AKIRA》看起來,好像是一本描寫當下社會風氣的漫畫:每個人都變成狂亂風暴中的迷路小孩。

但也是因為有賴泡沫時代,這部大友克洋終於能夠一圓心頭電影夢的作品才能拍成。大量的公司在泡沫經濟中獲利滿滿,滿手的現金找不到地方投資,只好找尋最有「未來感」與「藍海感」的項目投資,大友克洋的電影也成為了很受注目的投資標的。

《AKIRA》有了預算,自然有了底氣,大友克洋不想再遷就漫畫格線的限制,他要人手加倍在每幅畫格裡的細節上投注精力,藝術指導非常困惑,大友到底要怎麼呈現這麼一個有社運暴力、超能力、街頭飆車、狂熱宗教活動的「新東京都」:《AKIRA》的世界觀設定到底是什麼?大友沒有回答他,他用畫圖回答他:他畫了一幅非常精細的新東京都骯髒街道即景。藝術指導看了之後,只能搖搖頭,說他做不到這種效果。

akira-neo-tokyo
Photo Credit: AKIRA
近未來經典之作——

但最後我們知道成果是美滿的,耗資了10億日圓、無數新鮮的肝與血尿、《AKIRA》變成了一部幾乎完美的傑作。就如同那位搞不清楚的藝術指導一樣,我們也搞不清楚《AKIRA》到底算是什麼電影:科幻、動作、恐怖、暴力、偏差少年青春、腐敗政治、混亂社會,什麼題材《阿基拉》都摻了一點,這盤螢光色系的大雜燴卻意外地美味。大友克洋把自己成長歲月的70年代記憶:流血街頭學運、暴走族在東京街道橫行、與街頭棄養孤兒問題,投射到遙遠的未來社會去。《AKIRA》最終決戰的舞台位於建設中的奧運運動場,而奧運正是 60 年代日本進入現代化的重要推手;別忘了最後那宛如核彈爆炸的畫面,你知道日本人會想起些什麼。

等於說,大友克洋把40年代到80年代的日本記憶,全放進了果汁機裡攪得粉碎,然後倒進那台火紅的機車油箱,讓它上路。

30年前的新東京都,依舊看起來那麼新6-e1530765528711
Photo Credit: 大友克洋,電影神搜提供

過了30年,有許多動畫與電影比《AKIRA》更暴力、更情色、更加科幻與迷幻,但是沒有任何一部動畫,能像《AKIRA》那樣呈現一個紙醉金迷的破敗高速未來世界,那種骨子裡的躁動感就如同機車排氣管的震動一般強烈,你甚至得抽根菸或喝杯酒來看這部動畫,但很可能發現直到演完,那杯酒仍然未沾一口,《AKIRA》就是有這種魔力。

《AKIRA》是2019年的新東京故事,故事裡提到2020年東京將再度舉辦奧運:你是否感覺到一絲毛骨悚然?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