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yo University of the Arts

沒肌肉的話就會落榜?東京藝大的奇怪入學考古題

沒肌肉的話就會落榜?東京藝大的奇怪入學考古題 Photo Credit: MIKI Yoshihito@Flickr CC BY 2.0

聽說,東京藝術大學音校用五分鐘的演奏來決定是否錄取。

文字:二宮敦人

那麼,美校又如何呢?我調查了一些過去的考古題:

-請畫出人(時間:二日內)

這是2012年度,繪畫系油畫組第二試術科考試的題目。考試時間並非整整二天,其中也包含了中午休息的時間,所以實際上有12小時左右,不過還是很長。題目每個科系不同,第一試都是鉛筆素描,也就是Dessin。第二試則通常會出符合科系專業的題目。例如,繪畫系油畫組,就是以油畫畫出指定主題,雕刻系則是用黏土做出作品等。第一試的時間是一天,第二試則是二天,以此類推。考試需要花費好幾天,簡直就像中國的官吏選拔考試「科舉」一樣。

「進入教室後,先抽籤決定座位。教室裡會放臨摹用的石膏像,考試就是素描它,不過,因為位子不一樣,還是有角度好不好畫的差別。我剛好抽中自己擅長角度的位子,超幸運的呢!」

「角度不一樣,會有利與不利的差別嗎?」

「嗯,差別很大喔。就算只有一點點,為了調整到更好的角度,還有人會帶《週刊少年JUMP》墊在椅子腳下。」

「可以帶進考場喔《JUMP》?不過,考試時間很長吧。」

「嗯,素描考試的時間大概六小時。」

「好長啊!」

「但是,還是有點不夠吔。」

「精神可以集中這麼久嗎?」

「嗯......是有點辛苦啦。我考到一半肚子餓,肚子在叫了。」

「那怎麼辦?」

「我就跑去廁所,吃了根香腸。」

「......」

「廁所有寫禁止抽菸,但是沒寫禁止吃東西呀......」

肉的香味絕對暴露了偷吃這件事,不過,這點程度的小事,藝大的監考人員似乎會睜隻眼閉隻眼的樣子。

「油畫考試說直接點,就是要有體力!」

繪畫系主修油畫的奧山惠,睜著她的大眼睛說道。

「因為還要搬畫材進去啊。」

一般的大學考試,需要帶的文具用品大概只有鉛筆和橡皮擦吧。不過,藝大入學考試必備的文具用品,數量可不少。素描所需的工具有畫板(底板)、木炭、軟橡皮、橡皮擦(或麵包)......而畫油畫所需的工具則有繪圖用品、油畫用油、油畫刀、數種筆、調色紙、清潔劑(洗筆用溶劑)、水桶......。加上備用品,光是搬運這些東西,就需要相當大的包包,外地的考生要準備的東西就更多了。不過,如果用附滾輪的行李箱裝起來,反而會更加麻煩。

「考試當天是不能搭電梯的,麻煩的是,油畫考試通常在油畫樓的五樓或六樓舉行。」

意思是只能爬樓梯到考場的樓層。而且美校的教室為了方便描繪或展示大型的畫作,一層樓的天花板高度,約是一般大樓的二層樓高。如果考場在六樓,實際上就要扛著沉重的畫材爬十二層樓高。

「考試當天,不是會先在集合處集合嗎?考官來了以後,就說:『好,請大家跟我來』,然後開始慢慢地、輕快地爬上樓梯。就此展開全體耐力賽。大家氣喘吁吁地一樓一樓往上爬,有些女生爬到一半就忍不住坐下來......運動不足的人整張臉都紅了呢,我猜一定也有中途脫隊的人。所以有人稱這是『獵人考試』。」

只有通過這道試煉,才能參加油畫考試。扛著畫材一層層往上爬,可以遠遠遙望下方的景色,還能俯瞰上野動物園的柵欄。就算爬到快缺氧,為了不落人後,還是得拼命跟上腳步。有人脫隊、有人倒下,有朋友的話便互相激勵,或是上演「你先走吧別管我了」、「我怎麼能放著你不管自己走呢」之類的戲碼......。

「每位考生都非常認真的努力設法,盡量減少當天的行李,還會為了考試鍛鍊身體,很辛苦呢......。」

嬌小又纖瘦的奧山笑著說道。

翻一翻藝大的考古題,偶爾會發現令人百思不解的題目:

-請將......的狀態,按照下列條件,漂亮地描繪在答案卷上。這句話還只是開頭而已。

-問題一:請製作自己的面具。

這個題目還附有注釋:

-請於綜合術科考試第二天,戴上自己製作的面具前來。

接著題目寫道:

-請將戴著面具時的感想,以100字以內寫於答案卷上。

旁邊又有新的注釋:

試卷於綜合術科考試第二天,由負責人批閱。

如果知道它是2011年度建築系的考題之一,或許就能理解這種奇怪題目的涵意了。

請......。另,本測驗是為考察您的構想力、創造力、表現力,而非求正確解答。

似乎是要測試一些很抽象的能力。

藝大的水準整體來說是很高的。音校要求演奏技術,美校則是素描能力。因此,對於基礎的部分一開始便須具備高水準。不過,擁有高水準是當然的,因為這部分還能靠後天努力補足。藝大需要的學生,必須擁有超越高水準、能被視為才華的特點。如果無法讓審查的教授認為「我有能發光發熱的優點」,是沒辦法錄取的。

「音樂環境創造系上,還有一門考試叫『自我表現』呢。」

音校畢業的柳澤,告訴我她同學的軼事。

「自我表現......?」

「做什麼都可以,反正就是要宣傳自己。我朋友用法國號吹了四格漫畫喔!」

「哎,這是什麼意思?」

「先在圖畫紙上畫好四格漫畫,帶進考場,然後一張張翻頁,邊翻頁邊用法國號吹台詞的部分,聽起來就像在念台詞一樣。」

......那他考得怎麼樣?」

「錄取了喲。」

......

「還有呀,我也聽過這種題目。給考生一枝鉛筆、橡皮擦和紙,請他們隨便畫出喜歡的東西。」

「聽起來還滿有藝術感的。」

「嗯,我朋友默默地把鉛筆的筆芯削出來,然後將筆芯壓碎,抹到臉上。」

咦,走向好像變得怪怪的了。

「最後,把紙放在臉上,砰砰砰地敲,這樣紙不就會沾上黑色的痕跡了嘛。他宣稱那是自畫像,然後交卷了。」

「......那他考得怎麼樣?」

「錄取了喲。」

我就算有這種想法,也絕對不會實踐。雖然我舉的例子有些極端,不過由此可知,在藝大,「個性」是非常重要的。例如,2015年度繪畫系油畫組的題目:

─將摺紙摺成喜歡的形狀,再以此為模型畫成一幅畫。

要將紙摺成什麼形狀、以什麼為主題、用什麼樣的構圖、從什麼角度來畫?這道題目可以說,能具體雕刻出人性和價值觀也不為過。當然,這些題目不存在正確的標準答案,評分標準說穿了,全看「教授的喜好」。

雖然如此,為了不過於偏坦特定喜好,會由好幾位審核的教授,分別投票給他們認為不錯的作品,而評分機制,即是將得票數直接做為分數。雖然每年的錄取率都不同,不過,大約有五至六成左右。考生們的表現,是否能讓半數身為日本藝術家代表的藝大教授們,感到心動呢?這就是藝大的入學考試。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最後的秘境 東京藝大:天才們的渾沌日常》,悅知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悅知文化】《最後的秘境_東京藝大》書封

說到藝術,像我們這樣的外行人只會想到「感性的世界」,但實際上卻是相當耗體能,以0.1公厘為單位在磨練著技術。而且還是個畢業後,能以此為業的機率只有一小撮的嚴峻世界。

即使如此,本書中登場的藝大生們並沒有什麼悲壯感,大家都很樂在其中,並且對於自己主修的項目熱情地侃侃而談。例如:巴洛克、設計、三味線、漆藝......等。

無論東西古今,所有藝術的魅力透過年輕人們的言語,生動地展現出來,讓人感受到藝術是如此地令人炫目。某些意義上來說,甚至超越一些知名藝術家或評論家的言詞。藝大生們就像是剛摘下的新鮮蔬菜一般,雖然不是什麼名牌貨,卻有著高超的新鮮度。

本書令人歡笑、驚奇與感動,同時它也是一本值得推薦的優秀藝術入門書。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