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asleep

我在展覽中叫醒了一個在睡覺的人

13 Sep, 2018
我在展覽中叫醒了一個在睡覺的人 Photo Credit: 高啟舜,來源: 朋 丁 pon ding‎

賴舒勤將於〈如果你叫醒我,我會告訴你一個剛剛的夢〉的展場中睡著,每位觀眾可叫醒她一次,交換一場表演。

文字整理:古家萱
資料來源:朋丁 pon ding

走進朋丁,我在一樓領到了活動的票根,那是一個小小的夾鏈袋,裡頭裝著一片脫了水的隱形眼鏡,與一小塊安眠藥盒的銀色鋁箔碎片。拾階而上,通往展場的樓梯口除了獨自發光的一盞燈外,還散落著寫滿字的筆記本、難以辨識的雜物與一只秒針走得特別用力的時鐘。

夢經常是現實生活人、事、物的結構重組,整個展場就像是賴舒勤腦海中的一片夢境,一個她用數不清的平凡物件與寫著破碎文字的紙張堆積起來的奇異空間。老舊的鍵盤、數不清的藥盒、破碎的打火機、甚至是舒跑的瓶蓋,這些看似隨意陳放在展場中、讓人摸不著頭緒的物件不僅僅是道具與佈景,仔細觀察會發現它們各自暗示著種種曾經的發生,甚至能在其中看到一點賴舒勤的內心狀態。

而她與物件就在冰涼的地板上熟睡,每當有人叫醒她,就將啟動它們的一場表演,結束後它們又再次入睡,直到另一位觀眾上前喚醒她。

39281938_2143616405965120_33451546616770
Photo Credit: 高啟舜,來源:朋 丁 pon ding‎

這場表演沒有華麗的燈光、精美的道具、甚至沒有隨劇情起伏的配樂,只有一個四四方方的空間,與一個賴舒勤。如果你是第一次參與賴舒勤的演出,那就得先知道一個比喻:
‍‍‍‍‍‍
「魔術師在開始表演前,往往會走下台,請觀眾檢查他的手帕跟口袋,聰明的人都曉得這是表演的一部份;若是你能從中檢查出什麼破綻,別高興得太早,因為你的自以為是也是魔術師表演的一部份。
‍‍‍‍‍‍
賴舒勤就是這樣的表演者,她不喜歡讓觀眾覺得自己只是觀賞者,她喜歡製造各種機會,讓觀眾也能「自由演出」。當她開始表演時,途中所有看似錯誤的、漫不經心的、荒謬不合邏輯的,其實全都在她的計算下。要是她在台上說自己怯場或忘詞了,你最好別當那個熱情又多事、試圖起身(或出聲)幫助她的觀眾,你會發現你剛有動作,賴舒勤就忽然自顧自地表演起來,把你一個人晾在一邊。若你因此感到尷尬、不好意思,甚至有一點覺得被冒犯,是的沒錯,這全是表演的一部分,全是賴舒勤暗中引導你(或其他人)做出來的即席反應。」她的詩人朋友蔡仁偉說。

39913639_2150715271921900_18807097473430
Photo Credit: 朋 丁 pon ding

因為不想再用常見的方式表演,賴舒勤嘗試著各種各樣的實驗。她有時激動的說話,有時手舞足蹈,有時絕望的大聲呼告、質問著沒有答案的問題,有時又像是個被丟棄的物件,靜靜看著沒有焦距的遠方 。關於這場表演,賴舒勤既是編劇、又是導演、同時還是親身演出的演員,她說她寫下文句時那些文字都好像自己有了節奏和聲音,「一個人表演」這件事自然到連她自己都沒意識到這是否稱為「獨角戲」或是「單人演出」。

更真切地說,這場演出是賴舒勤與自己的對話,其中的片段除了虛構的故事、過去的劇本,還偷渡了不少自己無法用語言說出口的故事。她用演出面對某個片段的自己,而觀眾也能從這樣的看似獨白的動作之中找到似曾相識的人生軌跡,那些似乎是私領域的部份,透過做戲的編排和理性的排練漸漸成為作品,不再是屬於個人的秘密。

41040163_2160018767658217_23909765538748
Photo Credit: 高啟舜,朋 丁 pon ding

如果你對這場演出也有興趣,不妨到粉絲專頁,看看曾參與過試排的人們怎麼說,與了解更詳盡的活動資訊。

如果你叫醒我,我會告訴你一個剛剛的夢。

時間:2018.09.14 – 09.16
地點:朋丁 pon ding 台北市中山北路一段53巷6號

核稿編輯:劉怡廷



eld editor

每個物件都因為各種細節的差異而有著截然不同的樣貌呈現,我們是一個在意細節的編輯團隊,想好好地說出屬於生活風格的醇厚故事。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