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Mirror

《黑鏡》:人性沒有真善美,過度悲觀的警世寓言

09 Sep, 2018
《黑鏡》:人性沒有真善美,過度悲觀的警世寓言 Photo Credit: Black Mirror

不少新科技的誕生,都讓人類社會演化出挑戰自然的文明。而由查理・布魯克(Charlie Brooker)編劇、製片的《黑鏡》(Black Mirror)卻刻意點出,人類絕對不會善用新科技。《黑鏡》的一個核心是:沒有露面的社會大眾,才是真正左右故事主角行動的的黑暗勢力。

2011年,由英國記者查理・布魯克編劇、製片的英國獨立單元劇系列《黑鏡》第一季橫掃世界,引發討論熱潮。不但獲得國際艾美獎迷你劇集的殊榮,同時也因劇集設定的科技黑色幽默,以對於科技文明與人性議題延伸出來的各種命題,用特殊的嘲諷性,讓全球觀眾為之瘋迷。

查理・布魯克曾向《衛報》說明《黑鏡》名稱的意涵:

如果科技是一粒毒品──確實感覺像毒品──那麼它的副作用到底是什麼呢?我的電視劇《黑鏡》就要討論這個領域──在愉快與不安之間。標題《黑鏡》是你在每面牆、每張桌子、每隻手掌間都能找到的東西:電視、顯示器、智慧型手機,一旦關閉螢幕,就像黑色的鏡子一樣,使人感到冷冽、畏懼。

黑鏡,即是尚未開啟的電子設備螢幕。雖然他的說明如此,但查理・布魯克並不以傳統方式,操作科技與人性之間的黑色幽默與恐懼感。從《黑鏡》的內容,可以總結為一個切入點:「科技文明的進步與人性成長的關係」。一項新科技的誕生,從發明的動機到推動的目標,很多都是要「造福人類」。但查理・布魯克卻刻意點出,人類是絕對不會善用科技的發明。

不少新科技的誕生都讓人類社會演化出挑戰自然的文明,但在善意的使用下,卻也常常造成各種悲慘的結果。武器的發明當然是最明顯的例子,諾貝爾發明炸藥的目的是為了協助開山造路,卻被用來殺傷人命;奧本海默以「儘早結束戰爭」的原則發明原子彈,但廣島原爆的結果也讓他說出:「我成了死神,世界的毀滅者」的歷史名言。以最貼近現代人生活的網路來說,一開始的目的是「強化人類溝通的資訊流通」,但到了資訊爆炸的網路現在,不但降低了知識流通的正確性與溝通的品質,而壓榨迫害、偷拐搶騙的人類行為,也透過網路的傳播害了不少善良(但相對無知)的人。

《黑鏡》的第一季第一集〈The National Anthem〉,英國公主被綁票,綁匪要求英國首相跟豬性交才釋放公主。這是所有黑鏡劇集中最接近當代科技的一集(另外還有〈Shut Up and Dance〉)。當大綱這樣設定之後,一班編劇理所當然地設下冒險犯難的解謎過程,最理想是讓事件平安落幕。但查理・布魯克卻設計了首相真的與豬性交。明明是為了救公主,完事之後,首相卻被身邊的人鄙視。整個結尾除了沒事的公主外,相關者全都是受害者。而加害者就是看似善意卻冷眼旁觀的大眾。

這幾乎是橫跨《黑鏡》的一個核心。每一個劇集都只圍繞著核心人物如何面對新科技的人性挑戰,而沒有露面的社會大眾,才是真正左右了主角行動的的黑暗勢力。

MV5BODg5NmI4YjYtZTcxZS00ZTZjLWI2ZmUtZGVh
photo credit: Hated in the Nation, Black Mirror, IMDb

這個黑暗勢力是什麼?就是表面鼓吹良善的倫理道德,實際上卻是當有人被迫因為科技的發明,作出背德或傷害人的舉動時,最被公眾譴責的卻是那些非自願的人。如果引用新約聖經的寓言,耶穌說自以為無罪的旁觀者就可以拿石頭去砸人,在砸與不砸之間,真正的良善應該是選擇承認己罪而不砸的人。但在現實生活中也就跟大家都所熟知的一樣,即使不想砸的人也會在人人都砸的情況下,讓自己背著良心把石頭丟出去。

第一季大概是延續的這樣的設定,當然發展到了第四季,討論的科技議題愈趨複雜,從〈USS Callister〉中虛擬實境電玩設計者展現的人性醜惡、〈Playtest〉的遊戲測試意外,到〈San Junipero〉的人將自我意識存在雲端世界中所引發的道德困境,都在討論科技可能的危害。到了第三季的〈Nosedive〉,人們用聲望值取代道德價值,造成女主角喪失自我。第四季最後一集〈Black Museum〉,人的意識如何轉存於設備中,卻造成有心人利用,為了賺錢進行凌虐。背後都是因為有民眾無形的推波助瀾。

在許多的故事中,如果社會大眾是真正良善,就會在這些個案的惡意還沒發揮到最高點時,就制止了惡人的行為。但根本就沒有,大眾即是最大的隱藏加害者。這個主軸正是《黑鏡》讓全世界觀眾廣泛討論的原因。科技的發明在劇集中被處理得非常中性,都有正面與反面的使用者。但也就如同所有社會議題的對立面,一個行為的善惡都沒有達到一致的共識,而劇情的衝突點也因此產生,可被討論的深度也因此浮現。

但說到底,查理・布魯克實在是悲觀的犬儒主義者。《黑鏡》幾乎每集都沒有什麼好的結尾。即使最後好人得勝了,壞人也橫死收場,但科技問題仍然得不到解決。大概除了〈San Junipero〉,沒有一集讓人覺得世界還有希望,觀影後能得到救贖的感覺。

這也是《黑鏡》的魅力所在。如果大家想深度探討人性卻又想得到真善美的完美結果,大概只能去看皮克斯的作品了。《黑鏡》的精神是要推出警世寓言,即便過度悲觀了點。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傅紀鋼

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部落格:膠原性獨立軍總病毒的恐怖蔓延。人生觀:「我想目前我們正走在那條我們正在努力設法找出的那個我相信我們大家都不完全相信我們能找出答案的答案的路上。」──美國佛羅里達州那不勒斯市長安德森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