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ctronic Party

除了上台讚聲,市長的高度還可以為電子音樂做什麼?

除了上台讚聲,市長的高度還可以為電子音樂做什麼? Photo Credit: Amsterdam Dance Event

電子音樂正在成為「政治人的新寵物」?

文字:耳朵蟲

電子音樂在台灣的刻板污名化最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難以考據。但其影響一直延續至今,電子音樂在社會大眾眼中,走不出毒品、暴力與酒精的陰影,放蕩不知節制等負面名詞總是隨行。

日前時藝多媒體,舉辦了Unite with Tomorrowland,除循例邀請國外DJ來台演出之外,更可與各國連線,共同觀看演出,現場同歡。而本次的重點除了DJ外還有政治紅人——台北市市長柯P竟來到了現場!而且還來兩次!除了上台之外,柯P更是滿場趴趴走;第二次據說還待到了凌晨四點,體力驚人。

回到2015年柯市長第一次參加電音派對,2015年市府自來水處所舉辦的活動,還上台權充了一下DJ打碟。今年底,台灣將舉行縣市長選舉,藍綠與各方陣營無不摩拳擦掌。KP往舞台上ㄧ站,在網路媒體的狂熱追蹤報導下,市長彷彿晉升世界電音百大DJ偶像行列,其他候選人想必看得口水直流吧。

日前才有「年輕人的新寵物」、台南市長候選人/建商林義豐所舉辦的Crazy Friday(可是你辦在禮拜六啊!)。記得剛開始宣傳時,還被當成笑話來看,但是後來聲量漸漸上來了、分享數多了起來,於是吸引到了主流媒體的目光。熱潮一直持續到活動結束,相信這一定羨煞不少候選人,只恨沒有一樣的財力舉辦這類變相的造勢活動。

電音派對與政治結合也不是第一次,近20年前台灣電子音樂發展達到高峰,更有樂壇前輩在台北內湖碧山巖舉辦活動,開場甚至還有市議員登台致詞;但在同一時間,電子音樂的污名化也從主流媒體,由藝人吸毒事件展開,搭配上週刊媒體的獵奇風,漸漸地讓大眾覺得聽電音好像等同吸毒,是十惡不赦的事。

結果是全台純放電音的店家無幾,紛紛轉作嘻哈音樂,或是風格類型參半來避風頭。曾有機會與幾位業者聊起,有的說道污名讓他們連找工讀生都困難,因為「家長」會覺得環境複雜,不去為佳。這樣的刻板印象深植人心,即使是在單純的音樂推廣活動上,被人問起敝台分享的音樂屬性,有時也會遇到「是不是搖頭的那種」,聽到確實令人搖頭。

不論從正面支持,或是反面脅迫,電子音樂好像政治人物的提款機,台北市前任郝市長曾有針對夜店殺警案,表示要辦到「店家倒」,亦有曾浩浩蕩蕩派出700名警力與緝毒犬出巡。姑且不論實際效益與執法手段,還有比例原則(姑且不論的東西也太多了吧?),現今回頭來看當時大張旗鼓的本質意義又是什麼?

污名化十多年,許多人信以為真,但隨著時間過去,也才了解到人的行為與音樂無關。電子音樂從地下到今日走向流行與商業,各種大型音樂祭甚至能與傳統搖滾演唱會抗衡,可能也將會是「政治人的新寵物」。未來不奢望有特別的待遇,只求正常看待就好。

除了上台讚聲,市長的高度還可以做什麼?

參考荷蘭阿姆斯特丹,自1995年起每年十月初左右,舉辦為期一週的城市活動ADE(Amsterdam Dance Event)。據維基百科所載,在2014年時便吸引了5500家,包含音樂、科技與新聞等媒體到場參與及報導;2017時,參與人數達到了近40萬人。

若純粹從商業利益來看,為當地注入了相當大的觀光經濟動能。不知遊客是否都是陸客,有沒有一條龍低團價,還有帶團去免稅商店呢?

另外長遠的來看,柯P或許可以比照倫敦、紐約、巴黎與蘇黎世等,設立Night Mayor一職。

城市其實是24小時不停在轉動的,白天有人上班,晚上下班;可是也有人才正準備起床上班呢。雙方的權益其實一樣重要,但通常政府部門大多為了白天在服務。

設立Night Mayor不只單是為了電子音樂的娛樂,更廣闊照亮了夜生活族群。一般對於夜生活的既有印象是陰暗、吵雜還有性與犯罪,但這同樣可能來自於缺乏認識,因為即便是最有經驗或智慧的政治家,可能在晚上十點以後也都上床睡覺無法面面兼顧。

所以Night Mayor的工作內容主要在於作為橋樑,改善夜間企業、政府以及民眾之間的關係。譬如在阿姆斯特丹的Night Mayor——Mirik Milan剛上任時,便做出了一項革新。以往根據歐盟法規,所有夜店必須在平日凌晨四點打烊,而週末延長到五點,在這段時間城市的街道突然出現一堆酒醉吵鬧的人。

14702491_10154843039991842_2249824860368
Photo Credit: Amsterdam Dance Event

若是依照傳統政府思維,可能會將打烊時間更往前提早,甚至想辦法把店家勒令停業;但Milan反而延長了他們營業時間,推動了十家24小時夜店的營業執照。因為這十家都在市中心外圍,政策的效益是整體都市的街道噪音減少。而店家亦可有更大的空間來決定自己的營業時間,也可以請更多的DJ,販售更多的門票來增加自己的收入。

上述參考國外的做法只是舉例而已,別人成功的例子並不一定能夠適合在我們身上,健全在地環境才是王道。包含都市計畫、噪音管制以及大型戶外活動法規等檢討與修訂,污名化的去除與正面看待產業,才能吸引人才與資金投入,讓生態自然發展成長。

隨著大型音樂祭勢不可擋,除了絢麗的場景,還有滿滿熱情的群眾。這也許是每個政治人物都想要踏上的舞台,但是除了借力使力、看風駛船以外,是否能夠做一點事情來優化整個音樂產業與文化就需要再多花點心思了。

本文經耳朵蟲Earworm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精選轉載

TNL 編輯精選好文轉載,感謝作者的熱情分享!

更多此作者文章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好神拖的發明或許讓你再也不需用手擰乾拖把,但SWOL拖把不僅外觀更具質感,自動分離汙水的設計,遠比單純甩乾拖把還來得乾淨。

又到了歲末年終大掃除的時候,相信每個人的家中都有拖把,可是你知道一般市售拖把只有一個水箱其實是不夠的嗎?

如果只有一個水箱,在反覆浸泡、沖洗的過程中,拖把會重複接觸到使用過的髒水,使細菌快速孳生,地板也會因此越拖越髒。

最近在 flyingV 有一款正在進行募資的《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因為擁有多項貼心設計,恰好能解決一般拖把不夠乾淨的問題,讓你做起家事能更優雅便利。

#1 雙水箱設計,髒水、淨水分開裝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獨創兩個水箱的設計,其中一個水箱可以裝置淨水,使用後的汙水則會排至另一個水箱,如此一來便可以輕鬆分離使用前後的用水,確保拖地時的每一次沾水只會用到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反覆在髒水中浸泡的問題。

1
#2 不只甩乾!更能刷洗

除了雙水箱以外,《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還打造了「獨家高壓噴頭」,噴頭上更配有「清潔毛刷」的設計。高壓水柱噴頭可以強力沖刷大型髒汙,如毛髮、食物碎屑,清潔毛刷則如同為拖把刷牙一般,能夠進行更仔細與深層的刷洗,除去肉眼不可見的細菌與微塵。

2
#3 用水只需一罐寶特瓶!省水又省力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在整體容量設計上為2公升左右,約為一瓶大罐礦泉水的水量,即便是單手也能輕鬆提起,比起傳統拖把需要5至7公升的用水來得環保許多。《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雖說小巧,在使用上卻不需要擔心水量不足而產生不斷更換用水的問題,因為《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水磊系統是採用「水車帶水系統」原理設計而成的,所以拖把能均勻沾附等量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因為過濕而無法有效用水的問題。

3
#4 外觀簡約時尚,點綴家居佈置

最後,在外觀方面,《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採用白色簡潔設計,比多數市售拖把都來得好看,而且整體造型小巧輕盈,拖把桿也可以自由伸縮,十分好收納,沒有使用的時候,放在家中一隅也不會顯得突兀。

4

綜觀上述而言,《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獨樹一格的聰穎設計以及簡潔美型的外觀都遠勝於一般拖把,非常值得入手,從此與惱人難用的舊拖把說掰掰。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現在正於flyingV熱烈募資中,加入SWOL社團參與10入組的揪團方案,可以省下超過300元,比一般募資價更優惠,歡迎點此加入社團

>前往購買頁面:​https://pse.is/SWOL

>SWOL揪團社團: https://pse.is/SWOLGROUP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