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 of Toilet

從排泄空間看日本文化:清潔屁股的各種用具,與衛生紙的演變

從排泄空間看日本文化:清潔屁股的各種用具,與衛生紙的演變 Photo Credit: pxhere

有一段時代,紙堪稱為文化的度量尺。日本現在每年生產100萬噸的衛生紙,每人一年的使用量為8.04公斤。

文:屎尿.下水研究會

衛生紙的歷史

在哺乳類中,只有人類懂得把屁股擦乾淨。四腳行走的動物,口與肛門都與地面平行,重力的影響較小,所以形成脫肛排便。人類一旦站立,以雙腳行走後,口與肛門都與地面呈垂直狀態,受到重力的拉引,因而必須收縮肛門的肌肉,否則會出大麻煩。很可能是因為無法像動物那樣脫肛排便,所以才需要清潔屁股吧。

清潔屁股的各種用具

西岡秀雄教授在著作《衛生紙文化誌》(西岡秀雄著 論創社)中,舉出了各式各樣擦拭屁股的用具。

  1. 手指與水——印度或印尼等回教或印度教國家。
  2. 手指與砂——沙烏地阿拉伯地區、沙漠地帶。
  3. 小石頭——埃及等。
  4. 土板——巴基斯坦等。
  5. 葉片——俄羅斯某些地區、日本等。
  6. 植物的莖或稈——日本、韓國。
  7. 玉米的纖毛、芯——美國。
  8. 繩子——中國、非洲的大草原sabama地帶。
  9. 木片、竹籤——日本、中國。
  10. 樹皮——尼泊爾等。
  11. 海綿——地中海各國。
  12. 碎布——不丹。
  13. 海藻。
P83-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清潔屁股的各種用具

其他目前已得知的還有雪(北歐)、苔蘚(挪威)、木棒(婆羅洲)等。

西岡教授在前述的著作中提到「全世界將紙作為擦屁股工具的人,還未到世界總人口的三分之一。」但我認為,現在世界總體衛生紙的產量為2,600萬噸,以世界人口六億人來除的話,每個人是四公斤。(譯注:這裡有點問題。世界人口已達75億,若按上述的三分之一,也並非六億,就算是六億好了,2,600萬噸除以六億人口,也不是四公斤,而是433公斤。若算成60億,則是43公斤)鑑於有些地方並不用紙來清潔屁股,所以世界應有二分之一的人在使用。

除了前述的用具之外,應該還有其他清潔屁股的方法,但由於沖水馬桶的普及,而且紙類既便宜又容易攜帶,所以用紙清潔的方法,在世界各地已十分普遍。

紙的歷史與衛生紙

中國在紀元前便發明了紙張,距今已有2,150年的歷史了,從《東漢書》中可以找到記載(蔡倫於西元105年將紙張改良,得以書寫文字)。而日本方面,據《日本書紀》記載,紙是在西元610年,由高麗僧人曇徵傳去,但根據考證,實際上紙的傳入應是在西元四到五世紀。

中國發明的紙,經由絲路西傳,西元900年傳到開羅,1100年傳至摩洛哥,1151年到西班牙,而傳到德國、英國、荷蘭等歐洲各地,則比日本晚了約一千年。

紙尚未傳入前,歐洲人書寫用的素材,以「莎草紙」和「羊皮紙」為主。紙張的傳播,也讓伊斯蘭地區興盛的文化,得以透過「紙張」傳遞到基督教地區。

紙張有書寫、包裹、擦拭、加工等的用途,而到了六世紀時,中國的《顏氏家訓》治家篇中,才留下疑似將紙作為衛生用的紀錄。

「吾每讀聖人之書,未嘗不肅敬對之;其故紙有五經詞義,及賢達姓名,不敢穢用也。」

這裡出現的「穢用」一詞,日文譯成鼻紙,但很可能也用於清潔屁股。這應該是紙作為衛生紙使用最古老的紀錄。

P85-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繪卷《餓鬼草紙》中〈伺便餓鬼〉一節。(〈餓鬼草紙 複製版〉〔部分〕國立國會圖書館收藏)

在日本,出現於十二世紀的繪卷《餓鬼草紙》中,有在土牆前排便的情景,地面散落著籌木(糞篦)和紙。由於這幅繪卷沒有題字,所以只能推測。但這個時期,上流階層的人很可能已經使用紙來清潔屁股了。

此外,在佛書《正法眼藏》(道元著,十三世紀)的洗淨篇中有:

「屙後便籌,又使紙。」

這裡的屙,指的是茅廁,意思是「如廁後使用籌(糞篦)或紙」的意思。在當時,在寺院裡能隨意用紙的人,據判應該是高僧吧。

從以上紀錄可知,中國在六世紀,而日本在十二到十三世紀左右,上流階層的人,已經開始使用紙來清潔屁股。「大壺紙」為手抄紙,但不確定紙質怎麼樣。

至於歐洲清潔屁股的紀錄,十六世紀法蘭索瓦.拉布雷(François Rabelais)的《巨人傳》(Pantagruel)中,在〈高朗古傑讚賞想出擦屁股妙法的高康大靈活腦袋〉一章中,有下面這段話:「發明了最適合擦屁股的方法。高康大得意洋洋的展示出各種用具。(中略)也用羊毛、紙擦拭。」、「用紙等做成的擦髒屁股的玩意兒,總是會在睪丸那兒留下屑屑。」

其他像是德國十七世紀的《痴兒西木傳》(Simplicius Simplicissimus)裡,出現過相當於衛生紙的文字。不管怎麼說,到了十六到十七世紀,紙張終於在歐洲普及開來。但由於原料問題(當時沒有足夠的碎布),木材紙漿還沒有誕生,所以,紙張應該還沒到達一般老百姓能自由使用的狀態。此時,英國開始投入抽水馬桶的開發。

捲筒衛生紙的誕生

十九世紀之前,歐洲的造紙原料來自碎布,所以,當紙張的需求量隨人口增加而擴大時,碎布料不敷所需,而成為一大社會問題。

1719年,法國科學家瑞尼.瑞歐莫(René Antoine Ferchault de Réaumur)觀察到雀蜂用木頭纖維築巢,提出了一篇論文,推斷木材可以做成紙。經過了一百多年,德國的凱勒(Friedrich Gottlob Keller)發明了磨碎木材,製成紙漿的機器,並於1844年獲得專利,證明了木材造紙的理論,成為一大材料革命。當時的紙都是手工抄製,中國、日本等地,紙張只供毛筆書寫,但歐洲人使用硬筆,所以主要生產較厚的紙,既不像日本生產「厚、薄」等許多種類的紙,也沒有現在的家庭用紙,再者,手抄的數量也很有限。

1798年,法國的路易.羅貝爾(Nicolas-Louis Robert)發明了抄紙機,才開始生產機器抄紙,也就是洋紙。而且,最初的原料是舊衣,比起手抄紙,機器抄紙需要更大量的原料,舊衣來源的不足形成了社會問題。

之後,人們改用麥稈或麻進行機器造紙,1844年後發現木材可以磨成紙漿來使用,再加上人們也發現了許多製紙用的藥品,因而才能擴大紙張的產量。

機器抄紙普及到全世界後,紙的生產也開始有了五花八門的種類。1871年,美國的塞斯.惠勒(Seth Wheeler)取得了包裝專利,它原本是利用有壓孔的紙張,但比一般紙大三倍,以作為包裝其他紙張使用。這種技術可將恐怖的衛生紙做成圓筒形,所以應可稱為捲筒狀衛生紙的基本專利。

後來,塞斯.惠勒在1877到1878年,在紐約成立了阿爾巴尼穿孔包裝公司,首度開始生產捲筒衛生紙。但早在1857年,美國的約瑟夫.葛帝已在販售塵紙狀的產品了。然而,據前史谷脫紙業公司的宣傳冊上記載,在一世紀以前,歐美人還是認為購買衛生紙是很大的羞恥。

P88-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塞斯.惠勒的專利公報,應該是衛生紙的基本專利
P89-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美國文具批發商於1910年發行的目錄,刊出形形色色的衛生紙
P89-3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19世紀的衛生紙與20世紀初期的史谷脫紙捲(左)

日本的衛生紙

在日本,從手抄紙的時代,各地便已生產「塵紙」種類的紙張,奈良、京都等地,上流階層會使用吉野紙之類的薄紙,作為衛生紙。而各地也另外生產「淺草紙」,這種再抄紙的代表,則是針對庶民販售。

1899年5月1日出刊的《中央新聞》報中,芙蓉舍「化妝紙」的廣告裡有這樣的宣傳字句:「目前歐美各國正流行的衛生紙」。一般認為,這是我國第一次在廣告中出現「衛生紙」這個詞。

之後,在1910年某人自舊新橋站到下關站的列車見聞記中,留下這樣的紀錄:支那製紙一張張相連,捲成小捲放在廁所中(收錄在《紙業雜誌》)。但沒有相關資料可以判斷,這種衛生紙捲到底是國產品還是進口貨。

P90-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化妝紙」廣告(出自明治32年5月1日的《中央新聞》)

1961年以後,美國金百利.克拉克公司與史谷脫公司相繼與日本的公司設立合資公司,於是塵紙變更為捲筒衛生紙,京花紙變更為面紙。但是,這些合資公司雖然在專利和生產技術略勝一籌,但日本紙活化手抄和紙的風格,細緻的加工技術,他們卻遠遠不及,最後在利潤無法升高的狀態下撤出日本,現在只徒留招牌而已。

P91-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化妝紙」廣告(出自明治32年5月1日的《中央新聞》)

有一段時代,紙堪稱為文化的度量尺。日本現在每年生產一百萬噸的衛生紙,每人一年的使用量為8.04公斤。1973年發生石油危機時,衛生紙的產量為十九萬噸,塵紙為二十九萬噸。但在1978年後,這個數字開始翻轉,主要是因為在七、八年以前,日本國內並沒有捲筒的加工機。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便所:從排泄空間看日本文化與歷史》,健行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c7g1rhnxdkp1fllbem1uxpkkwue4fm

這本書除了介紹廁所的歷史、構造的演變之外,還有每個時代饒富趣味的便所知識。例如江戶時代,排泄物可以賣錢;在河川上航行的「用船」,功能就在運送屎尿;在世界各地都已十分普及的衛生紙,人們也都養成用紙擦拭屁股的習慣。但是,還是有某些地方用紙以外的物品擦拭屁股,而且仍有用手擦屁股的人;日本能將日本浴廁文化推廣到全世界的原因;下水道建設、馬桶普及,卻間接使耕作的土地缺乏養分,而容易地力枯竭;英國伊莉莎白女王連自己的味道都無法忍受,竟然是馬桶誕生的重要關鍵人物……

與每個人大大相關的小小空間,蘊藏了超乎想像的世界。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巴黎濕冷的天氣和吹起東北季風的島國有幾分相似,不難想像為何需要法式甜點那股治癒人心的力量。但說到冬季限定的法式甜點,與歐洲「白色少女」同名的蒙布朗,可是最實至名歸的。

身為甜點控,應該能了解冬季限定甜點的重要地位。在冷冽的空氣中感受柔軟如雪、香甜如蜜的糕點在口中逐漸化開,還有什麼比這感受更治癒人心?

而要說冬季限定甜點中最實至名歸的,就屬經典法式甜點「蒙布朗」(Mont Blanc)了。

RNC016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誕生於19世紀巴黎,取名自歐洲「白色少女峰」的浪漫甜點

「蒙布朗」源自19世紀巴黎,它的製作靈感來自位於法國的歐洲最高峰「白朗峰」。這項以栗子泥為主題的甜點,不僅與法文中的白朗峰同名,連外型也是參照白朗峰著名的圓潤山頭。白朗峰位於法國東邊與義大利之間的界線,屬於阿爾卑斯山的第一高峰。因為山頂終年被純潔且耀眼的白雪覆蓋,有如少女一席純白的裙擺,也讓它享有「白色少女」的美名。

michiel-annaert-ZtaqmqC3Ekg-unsplash
Photo Credit:Unsplash

那麼蒙布朗使用褐色栗子泥和白朗峰又有什麼相似之處?其實秋季時的白朗峰是會變色的。入秋之時,山中群木枯萎、展露栗褐色的土地,整片山峰被撒上溫潤的秋色。而秋季正巧也是蒙布朗的靈魂原料——栗子的產季。也就是說當白朗峰開始轉黃時,便代表與之同名的蒙布朗出現在甜點櫥窗的時節到了。

RNC0163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蒙布朗的作法通常是以酥脆的杏仁奶油餅作為底座,放上中間含有萊姆酒奶油(或香草奶油)的海綿蛋糕,並在上頭擠上一層層宛如山峰的綿密栗子泥,直至形成圓圓胖胖的栗子奶油峰頂。最後放置一顆香綿的糖炒栗子點綴,再撒上白雪般的糖粉;有如剛由秋入冬的白朗峰被白雪覆蓋的夢幻景象,撫慰人心的浪漫甜點就此誕生。

栗子、奶香、黑糖共譜的法式圓舞曲——蒙布朗歐蕾

說到蒙布朗的口感,那又像是另一種童話故事。外層冰冰涼涼的栗子奶油入口即化,栗子清甜的香味更激起品嚐者的少女心。再往這褐色山峰裡頭探究則是另一番風景,柔軟的海綿蛋糕之間包含的濃厚奶油,美味得像是山間悠長的民謠,兩者在嘴裡完美融合,令人感到舒心愉快。

如果看到這邊你已經開始上網搜尋哪裡買得到蒙布朗,先別急。在這個陰暗溼冷的冬天裡,光泉推出新品「蒙布朗歐蕾」,將這股遠自歐洲的療癒甜點帶到我們身邊。

RNC017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光泉蒙布朗歐蕾使用真實栗子泥製作,帶有60%香醇牛乳含量,再加上台灣黑糖點綴。除了冷飲,微波後熱熱的喝,更好品嚐其中滋味。剛入口時會帶點栗子泥的細膩口感,因為沒有添加奶精,喝得出栗子的清甜與奶香兩者巧妙融合,就像蒙布朗初入口時外層的栗子奶油,而後續的黑糖味引出另一個甜蜜層次,使這股溫暖人心的滋味綿延不斷。

RNC0176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由蒙布朗歐蕾展開你的19世紀法國巡禮

即使是在灰暗且引人陰鬱的低溫中,手裡一杯溫潤的蒙布朗歐蕾也能讓心房再上升幾度。而在疫情依舊於國際肆虐的今日,以香濃甜蜜的蒙布朗歐蕾作為旅行想像的起點,未嘗不可。

彷彿喝下就能穿梭於冬季的巴黎小巷甜點店,感受栗子泥與奶油的純粹與濃郁、實在與親和。不論遇上加班後的疲勞還是一人度過冬日的孤寂,都有手中這杯溫熱的蒙布朗歐蕾,釋放我們對世界的想像,帶我們一探那白雪靄靄的純潔少女峰。

RNC0172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