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ine & Riesling

除了廢墟城堡之外的萊茵河名產:維多利亞女王朝思暮想的「Riesling白酒」

除了廢墟城堡之外的萊茵河名產:維多利亞女王朝思暮想的「Riesling白酒」

「十九世紀,歐洲各國大建新鐵路,乘火車出國旅遊成了當時的新玩意。英國人看過明信片中的萊茵河畫後,紛紛乘火車遠道而來。其中有位英國旅客是維多利亞女皇。相傳維多利亞女皇在一八五零年到訪荷凱姆村(Hochheim),在村裏品嚐過當地的特產雷司令白酒(Riesling)。」

萊茵河谷中上游(Rhine Gorges或Upper Middle Rhine Valley)有甚麼名勝風光,多數人或許回答說:古堡遺跡、河谷風景、葡萄白酒。

自古以來,萊茵河就有商人做交易買賣,沿岸城鎮甚多。河谷山坡冬暖夏涼,葡萄生長茂盛,能成佳釀,所以河谷裏的居民非常富裕。這條河,曾經是日耳曼族人(Germanic)與高盧族人(Gaul)的邊界,但歷年來,兩族人偶有衝突,邊界有時候往東移,有時往西移。

在中世紀時,地主在河岸兩邊建城堡,向路過的商船收過路費,有些城堡是官方允許收費的,也有些城堡的地主私自收錢,後人稱這些堡主為「男爵盜匪」(Robber Barons)。而其中一座城堡,則算是此等城堡之首,由當地主教所建立,算是官府了,城堡以施托爾岑費爾斯為名(德語:Schloss Stolzenfels)。到了17世紀的30年戰爭之後,這些城堡幾乎全變廢墟,萊茵河在這場戰爭之後,就成為德國境內的河,而不是邊界。城堡廢墟,就成了萊茵河谷的著名景色。

Stolzenfels_Castle_and_Oberlahnstein,_th
Photo Credit: Wikimedia
19世紀末明信片中,施托爾岑費爾斯城堡的外貌

但到了19世紀,拿破崙(Napoleon I)建立萊茵邦聯國(Confederation of the Rhine),使今天德國國境範圍內,大部分地區也成為法國的附庸國,德意志人的民族主義思潮因而激起。

在1813年,詩人恩斯特阿恩特(Ernst Moritz Arndt)因此寫下此名句:「萊茵河是德國的河,不是邊界。」

當時的德國文學作品興起浪漫主義(Romanticism)風格,有作家以這種新風格為萊茵河撰文寫詩,例如施勒格爾(Friedrich Schlegel)在當時曾經寫過萊茵河的遊記,悲城堡廢墟,頌河谷美景。當時浪漫主義新風潮興起的原因,是作家文士要藉其作品探尋真理與自由,破除執見,那種「浪漫」,並非中世紀宮廷裏的男女愛戀故事。

浪漫主義文學作品的興起,或許本來與民族主義思潮無關,但因為德國人受法國勢力的壓抑,因而將兩者合一,萊茵河谷就成為當時德國人光復國土的象徵地。兩地人最終一戰,此戰史稱普法戰爭(Franco-German War)。法國戰敗之後,萊茵河果真不再是邊界了,河的兩岸也是德國國土。萊茵河東面的阿爾薩斯地區(Alsace),本來是法國的領土,在戰爭後也成為德國的一部分,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各國簽署凡爾賽條約之後,阿爾薩斯地區才回復為法國的領土。

St_Goarshausen
Photo Credit: Wikimedia

文學新潮流興起,大量詩歌在文士與貴族之間流傳,畫家讀詩後,到萊茵河寫生畫畫,令萊茵河的風景流傳到坊間。19世紀,歐洲各國大建新鐵路,乘火車出國旅遊成了當時的新玩意。英國人看過明信片中的萊茵河畫後,紛紛乘火車遠道而來。其中有位旅客是維多利亞女皇。相傳維多利亞女皇在1850年到訪荷凱姆村(Hochheim),在村裏品嚐過當地的特產雷司令白酒(Riesling),聽說這件事傳回英國之後,英國人卻只記得女皇品酒的那條村名,而不記得酒名,故此,以村名的首個音稱呼這種酒作「荷酒(Hock)」。

而今兩國已經沒有戰爭了,但聽聞好酒者偶爾會爭論究竟是德國雷司令酒佳?還是法國的雷司令酒好。但這種兩酒的原產地,卻也在萊茵河谷。德國雷司令葡萄來自萊茵河谷中上游,而法國的雷司令葡萄則來自阿爾薩斯區,即普法戰爭後法國因戰敗而失去的領地,萊茵河中上游的南部,就在阿爾薩斯的邊緣。既然葡萄品種相同,兩者種植之處也不是相差得很遠,兩地的雷司令酒味,會不會有大分別呢?

csm_stiftung-start_02_5c12e492c2
Photo Credit: Eberbach Monastery

不禁想起俗諺云「富貴三代,方知飲食」。阿爾薩斯與德國兩地出產的雷司令酒,在超級市場雖然也能輕易買到,若然酒不是老酒莊的上品貨,飲酒者又不是老饕餮,那麼兩者的分別,也許就只是彼此酒瓶上所印的字是不同的吧。

RHINE_MAP
萊茵河中上游地圖:葡萄種植地及河谷城堡的世界文化遺產區位置一覽(筆者繪。此只為簡略圖,僅供參考)

葡萄產地位置參考書目: Clarke, Oz, 《Oz Clarke's Encyclopedia of Wine》Lond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99. Page: 62-63, 308-309.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