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of Miaoko

靠海過生活,個性卻像山一般溫厚:遠離都市喧囂的花蓮旅宿「Miaoko Hostel」

靠海過生活,個性卻像山一般溫厚:遠離都市喧囂的花蓮旅宿「Miaoko Hostel」 Photo Credit: Miaoko Hostel

因為工作彈性,所以我經常在台北和老家之間往返。夏天甫始,那天在車上的我望著遠處山頭,心裡想著這時候的山頭上不知道多涼爽呢?才一想完就被自己的問題嚇了一跳,因為我是熱愛大海和夏天的人呀!但隨著年紀漸漸地增長,我意識到自己雖然戀著海,但性格卻是山。

話說多了。

不久前拜訪移居花蓮,依偎著七星潭開民宿的朋友夫妻兩人,最近才在民宿隔壁新張羅了間咖啡廳,他們忙進忙出一直用很零碎的空檔和我談話。他們靠著海過生活,但個性也像是山一般帶給人溫厚、有條不紊的感覺(和我是不同種的山)。民宿空間如同主人個性般,主調以大地色系呈現,配上大量的木製品、手作品、自己的畫作、吉他和書籍,說是民宿也有點像是某人家的客廳,現在我還是說說這空間——Miaoko Hostel的故事。

IMG_5425-2-2
Photo Credit: Johnny Hu

Miaoko Hostel的誕生是由來自台北的中立及詩詩,兩年多前移居至花蓮後所打造的。花蓮其實是中立的故鄉,Miaoko前身本只是家中長輩當倉庫的空間,閒置多年後他們決定活用。運用詩詩室內設計的專業背景,兩個人經過漫長的討論及反覆修改,牆壁顏色甚至一直來回重刷了好幾次,花了比預期中還長的時間才全部定案。至於Miaoko到底是什麼意思?和貓或日文都扯不上邊,出去民宿門口斜對面看一下即可意會,哦,原來是廟口。

14691428_855920817878716_375033185750883
Photo Credit: Miaoko Hostel

不只是和廟比鄰,所以叫做廟口,民宿裡頭也藏有一些台灣廟宇的元件:從喜好搜集古董的爸爸那取得,雖已斑駁但清晰可見上頭繪圖的深藍色木門,沒加以修繕便這樣案上了六人通舖的門口;玄關旁放置裝飾品的櫃子,上面有個顏色剝落卻斑斕、不明所以的物件,原來是廟宇屋頂上的雕飾部分。Miaoko的色彩也是在不斷發想之後,回歸到最單純的本質,以門口廟宇牌坊的配色來沈澱整個空間,並與週遭環境達成和諧感。

IMG_5422-2-2
Photo Credit: Johnny Hu

民宿內最大的空間就是公共區域,旅人和主人都時常聚在這邊工作、聊聊天和吃飯。一個人獨自前來的旅客並不少見,而要在這邊交朋友找旅伴似乎不是件難事,說不定和坐在隔壁的陌生人聊一下還會發現原來有共通朋友。舒適自在的公共區域是我最喜歡Miaoko的地方,現在到處Hostel充斥氾濫,美其名是給旅人低預算又能多認識人的機會,多數品味低劣粗糙、都是通舖房間我倒覺得只是因為這樣照人頭算,旅店比較好賺錢罷了。啊算了,在外租房的遊子應該多少能懂我的意思,差不多道理。

IMG_5356
Photo Credit: Miaoko Hostel
07_拷貝
Photo Credit: Miaoko Hostel

主人兩位擁有著讓我很欣賞的好品味,屋內每一角都藏著舒適和知性的氛圍。雖然我只是個室內設計的外行人,但憑藉著在外租屋多年的心得,就像有人說看一個人的品味就看他鞋子,我看一個人住家的風格和水準是看種植的盆栽(含盆器的挑選)。處處都可見小小的綠葉盆栽點綴著空間,因為配色的拿捏恰到好處,就算所有物件都是素色也不會顯得單調,對我而言這不是想裝文藝,上網找找圖隨便就能打造出來的樣子。

IMG_5241
Photo Credit: Miaoko Hostel

好話說了那麼多,也不代表Miaoko像一般常見的勵志故事,主人公放棄多數人走的道路,找到自己的一片天,可喜可賀。初期兩人帶著小兒子舉家遷來花蓮,民宿落成之前,幾乎天天要待在咖啡廳才能做事、畫設計圖趕工;落成之後一家人也並無其他落腳之處,每個晚上都是看當天訂房狀況來決定三人今晚要睡哪個房間,半夜只要兒子哭鬧,中立就得抱著兒子衝去室外安撫,避免吵到旅客。

即使台北至花蓮不算很遠,初期離開生長的台北和所有的親友,外加中立所屬的樂團——昏鴉,其他成員都在台北,儘管有許多來自台北的訪客作伴,兩人也並無法馬上適應望著山或海,會相看兩不膩的花蓮。雖然偶爾會回台北,但中立坦言他們曾經幾次偷偷在台北看房子,想念台北的生活。

IMG_5366
Photo Credit: Miaoko Hostel

不過由於是民宿,我想總是人來人往,應該常常會有一些有趣的人或小插曲讓七星潭的生活不孤單?中立說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之前做影像工作時合作過的好友,電影攝影師賢哥。賢哥和女友有天意外經過Miaoko而暫留了一會,著腳時發現七星潭是個美麗的海邊,卻充滿著垃圾。賢哥索性在Miaoko定居了一、兩個月,還號召了一些圈內的朋友們,自發性的為七星潭淨灘。後來以One One & One的單位名稱,從清理的垃圾中挑出一些漂亮的物件,在台北辦了個《嗨!我們回來了,海洋垃圾攝影展》,甚至還有「Hi! We Are Back」海洋垃圾大賞。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_2018-07-19_午後4_05_52
Photo Credit: One One & One

除此之外,Miaoko有樣神秘的吸引力,我們都以為來投宿的人應該多數和設計、音樂圈相近,卻不知為何居冠的竟然是咖啡師,幾乎每天都有一位咖啡專家來訪。因為Miaoko提供自助手沖咖啡,這些咖啡師常常研究了一會,就從自己的行囊中掏出一系列的手沖工具,和大家分享咖啡,也給詩詩和中立最近在Miaoko隔壁新開的咖啡廳——龍宮,不少寶貴的意見。

DSCF4804
Photo Credit: 龍宮
DSCF4810
Photo Credit: 龍宮

龍宮的出現想必對吸引遊客有更大的助力。近期有來過七星潭的人或許都有留意到,這邊海邊不大的範圍,粗估也大概有十間以上的旅館,這樣不會競爭太激烈且單調嗎?中立認為Miaoko和其他民宿風格大不同,彼此之間是和氣生財,但他期許未來七星潭這帶能多點咖啡廳、有質感的商店等等,讓更多的活水來注入這漸漸式微的地區,我覺得這應該也是現在台灣許多觀光景點該重新思考的部分。

DSCF4818
Photo Credit: 龍宮

我近期剛好看了一部日劇叫做《OO人的末路》(OOな人の末路),其中一段故事講述住在東京,身為自由接案設計師的主角,受不了緊繃的生活步調而帶著家人移居至鄉間。原本以為鄉間就是緩慢和愜意的生活,結果卻和當地居民生活習性不同而產生了許多摩擦。所以我好奇從都市移到一個小鎮差異過大的衝突,有發生在他們身上嗎?中立反倒說其實對他們的兒子變化是最大的。出生時家裡還住在台北的公寓裡頭,除了玩具最多也只能空閒時去大安森林公園,但來到這邊以後,除了身處大自然,也有了年齡相近的鄰居,現在反而兒子會和朋友玩到不知去向(苦笑)。

小孩能很快速適應環境,中立和詩詩卻是一直到近期才突然覺得終於在花蓮穩定下來了。從移居花蓮初期,為了民宿忙不過來,時不時也得回台北練團、表演,加上現在剛營運的咖啡廳,始終沒有時間好好地在花蓮探險。許多殘留在身上“台北”的印記都還在慢慢地消化中,他們希望再來會有更多時間探索花蓮,這樣對他們來說才是生活在花蓮該有的樣子,並也讓花蓮來形塑他們未來的方向。

IMG_5279
Photo Credit: Miaoko Hostel

逃離都會生活,到鄉間尋找自我,在這世代已經不是陌生和奇怪的想法,我請中立以過來人的身份來分享一些經驗談,他直言:「真的要想很清楚很清楚,要自己真的有餘裕和經濟能支持的情況下再來考慮,確定自己的心意是十分堅定的。」現代社會雖然多元,但對於成功的定義卻仍是十分單一且狹隘。所以不只是對於Miaoko Hostel的祝福,我真心希望所有不安份於現有體制下生活的人們,都能努力傾聽自己內心,去成為一片獨特的海或一座堅強的山。

IMG_5423-2-2
Photo Credit: Johnny Hu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Johnny Hu

最近熱到每天都覺得要中暑脫水而亡,很懶得和人約,僅此公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