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Side of The Moon Landing

當年登陸月球的壯舉其實是好萊塢製造出來的假象?

當年登陸月球的壯舉其實是好萊塢製造出來的假象? Photo Credit: 截圖自 NASA Johnson Youtube

7月20日是人類登陸月球的第49週年。這是最好的時機重溫一樁改變電影史和太空探險史的魔鬼交易:

1968年,有一個我們熟悉而且向來敬仰的電影人,為了一顆鏡頭,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了魔鬼,並按著魔鬼的指示欺瞞了整個地球上的人。瞞得了一時,瞞不了永遠。雖然參與這樁魔鬼交易的當事人都已經因為自然死亡或是疑點重重的意外而不在人世,背後的真相早已慢慢浮出水面⋯⋯

537F727C-EC37-4DAA-A5BD-FFCDA330787A-163
Photo Credit: 2001 A Space Odyssey,作者提供

Dark Side of The Moon: 登月秘辛

「上帝花了六天創造天地萬物。然後第七天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把所有東西退回美術組修改。」2002年法國公共電視台Arte播出的記錄片擲地有聲地宣示。

對千萬影迷來說Kubrick就是開天闢地的神,但神也會犯錯。這部名為《登月秘辛》(Dark Side of The Moon,法國播映時的片名叫做Opération lune) 紀錄片揭發了一樁發生於美國政府與Kubrick之間隱藏已久的罪行。

一切都從Stanley Kubrick那部精美絕倫的古裝片《亂世兒女》(Barry Lyndon)開始。技術控Kubrick希望精準重現18世紀浪漫主義繪畫中的世界,要求攝影師必須找到方法完全用自然光源比如燭光來拍攝這部電影。在數位相機的時代這可能是個需要點功夫但不算太難的任務,但在膠卷的年代要仰賴這麼微弱、不穩定的光源拍電影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然後多啦A夢就從口袋中拿出了不可能的道具:一組從未上市、被委託人美國政府列為最高機密的50mm f/0.7蔡司鏡頭。這組鏡頭讓Kubrick完成了《亂世兒女》絕美的燭光畫面。

55D2662E-C122-4BAC-97CD-574F6B7776BA-163
Photo Credit: Barry Lyndon,作者提供

神奇道具的來源可謂疑點重重。蔡司原本是為了美國政府的間諜衛星的訂製需求研發出這組可以在不可能的微弱光源拍攝的鏡頭。總共只生產了十顆,九顆賣給了客戶,其中一顆由卡爾蔡司(Carl Zeiss)本人收藏。

Kubrick到底是怎麼得到這組價值數百萬元的國防用先進鏡頭?

好萊塢鼎力支援美蘇太空競賽

紀錄片的揭密從一份上面有白宮Logo、標示為「Top Secret」的最高機密文件開始。2001年1月1日Stanley Kubrick的遺孀克里斯汀哈蘭(Christiane Kubrick)在整理丈夫的遺物時發現了這份檔案,讓隱藏了40多年的秘密曝光:

IMG_9322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Christiane Kubrick受訪畫面

1960年代的美蘇太空競賽中,美國其實有小小作弊了一下。因為擔心登陸月球的畫面沒有辦法順利拍攝並傳回地球,失去了價值不菲的公關宣傳效果。他們決定向好萊塢求助⋯⋯

「他們來找我們幫忙,只為了一個明確的目標——登月必須徹頭徹尾地耀眼奪目。好萊塢當然辦得到,我們有能力讓那個夢想成真。於是整個好萊塢都放下手邊工作,一起為此努力。我此生從未見過這個盛況,超過700個電影技術人員大軍進攻卡納維爾角Cape Canaveral)。簡直就像蓋金字塔的偉大工程,唯一的差別是我們的工程更偉大、更精良、更耀眼。而他們給我們的承諾是:如果我們可以搞定這檔事,下一次選舉搞不好可以讓好萊塢來的人當總統。」

參與其事的派拉蒙製片Jack Torrance在紀錄片中表示。

尼克森總統派出了季辛吉飛往倫敦去拜託正在拍攝《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的Stanley Kubrick幫忙偽造登月影片,以便在任務失敗或傳輸失敗時備用。Kubrick婉拒了,只同意借用已經搭好月球場景的攝影棚讓CIA幹員進去自己拍。但笨手笨腳的CIA幹員實在沒有拍攝的天份,在一旁看不下去的Kubrick最後還是忍不住跳下去當導演。這正是為什麼十多年後美國政府願意大方拿出價值數百萬的三顆蔡司鏡頭「犒賞」Kubrick的原因。

IMG_9325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NASA員工David Bowman受訪畫面

一名NASA的技術人員David Bowman則在影片中的訪談說:「他們在拍攝前一天把劇本裝在密封的信封裡交給太空人Armstrong。Armstrong當著我們的面讀了那段要他在登月的時候念的台詞:『這是我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他抬起頭看著我們說:『這垃圾台詞到底是誰寫的?』」

紀錄片的後半部甚至爆出尼克森政府事後開始對參與拍攝的工作人員進行滅口的恐怖畫面……

海濤法師如是說:「假的!」以上的內容都是假的

確實有這部紀錄片,紀錄片中確實有這些內容,受訪者確實也有這些陳述,甚至Kubrick的太太、小舅子、太空人Buzz Aldrin本人、CIA局長、尼克森總統、國務卿季辛吉、國防部長倫斯斐以及其他當時官員的受訪片段都是真的。但這部電影的結論完全是假的。

他們是怎麼辦到的?

紀錄片工作者William Karel原來是認真想要拍一部紀念剛剛過世的導演Stanley Kubrick的紀錄片,但拍著拍著突然就變成了一部惡搞的「偽紀錄片」。

他的偽造方法堪稱神乎其技,因為包含Kubrick妻子在內的許多真實人物是真的接受了他的訪問,只是他的發問都是含糊其辭的誤導式發問,再透過事後移花接木的剪接,搭配上一些斷章取義的新聞資料畫面以及找演員扮演的虛構人物訪談,創造了跟真的一樣的假象。

最明顯的線索應該是幾個虛構人物的名字:製片Jack Torrance(其實是《鬼店》主角的名字)、NASA員工David Bowman(其實是《2001太空漫遊》的太空人名字)、季辛吉的秘書Eve Kendall(其實是希區考克電影《北西北》的角色名字)、KBG探員Dimitri Muffley(其實是《奇愛博士》中兩個角色名字的組合)。

或者更明顯的暗示是片尾字幕中夾藏的NG片段⋯⋯

螢幕快照_2018-07-19_下午5_13_52
Photo Credit: 截圖自NTDTV Youtube

導演William Karel一直堅稱他的動機純屬娛樂,這也就是為什麼這部偽紀錄片在法國首映之後選擇在4月1日愚人節在全球多個電視台同步放映。奇妙的是原本出自惡搞動機的影片,卻經常被搞不清楚狀況的登月陰謀論者當成證據之一,衍生出另外一種突破第四面牆的娛樂效果。

在這個所有影片都能用AI軟體換成尼可拉斯凱吉(Nicholas Cage)的臉的時代,《登月秘辛》這部片顯得特別有時代意義——不要隨便相信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業障重啊!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葉郎

自由(不)工作者、電影成癮者以及資訊焦慮重症患者,開設Facebook粉絲專頁「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記錄自己的電影、音樂、文化資訊焦慮病灶,並採用秘傳民俗療法「電影冷知識」試圖療癒老電影鄉愁。 「葉郎: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http://fb.com/dr.strangenote

更多此作者文章

【餐豐露宿】爸媽必修課:戶外休閒熱門提案,大人與小孩同樂的親子露營

【餐豐露宿】爸媽必修課:戶外休閒熱門提案,大人與小孩同樂的親子露營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親子露營」儼然是時下熱門關鍵字,如何讓大人們不費力、孩子們玩得開心,甚至大朋友小朋友都能同樂在一塊兒?正是許多父母親正在修習的顯學。

露營風潮鼎盛,不只是喜愛冒險的露營玩家會到野外紮營,也有愈來愈多的爸媽利用週末時光,帶著孩子們到戶外體驗大自然中的外宿。

當「親子露營」成為時下熱門關鍵字,如何讓大人們不費力、孩子們玩得開心,甚至大朋友小朋友都能同樂在一塊兒?正是許多父母親正在修習的顯學。

關鍵評論網Brand Studio系列影片【餐豐露宿】第二集,主持人Windy特別帶著可愛的女兒小松果,與知名親子露營部落客——劉太太Sammi、女兒菲菲一起前往「皇后鎮森林金山」露營場。

在孩子們天真爛漫的帶領下,Windy不僅和小松果有了首次的露營體驗,也和Sammi共享悠閒愉悅的親子時光;當然,兩個媽媽碰在一起,也分享了許多與孩子相處的心法,以及如何當一個媽媽、也好好做自己的真實經驗談。


本集節目由 Coway 贊助製作

Coway奈米高效淨水器,戶外飲水免扛水,更不會因為陽光照射或車內高溫,塑膠瓶溶出塑化劑的疑慮。輕巧好安裝,只要一只水龍頭就可以輕鬆濾水達生飲等級,讓大人小孩一起品嚐健康好水質。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